130.gif (220 bytes)
yinshun.jpg (27557 bytes)

 印順導師《大智度論》筆記數位化緣起

印順導師《大智度論》筆記數位化緣起

 釋厚觀

 

《大智度論》是菩薩廣大行的重要論典



《大智度論》是《大品般若經》的釋經論,是龍樹菩薩主要著作之一,影響可說非常深遠。印順導師說:「龍樹是大乘行者,本於深觀而修廣大行的,所以更應從《大智度論》、《十住毘婆沙論》,去理解大乘的全貌。」(《印度佛教思想史》,p.126)從印公導師對《大智度論》的推崇,亦可見此論之重要了!欣逢印公導師百歲嵩壽,我們將導師他老人家親筆真跡的筆記,運用現代數位化的科技,加以整理出版,希望為佛教、為眾生保存這份珍貴稀有的文化資產,並以這項成果向導師祝壽。


獲贈《大智度論》筆記的因緣


筆者於1982年就讀中華佛學研究所期間,即以《大智度論》作為研究題目,1987年負笈至日本求學,仍以《大智度論》為研究主題。留學期間,每次回台向印公導師禮座時,也藉此機會將研讀《大智度論》所遇到的一些問題,請導師慈悲開示,而每次的請益,都令人法喜充滿!

有一年,筆者回台再次向導師請教法益之後,導師對筆者說:「你等等,我有一樣東西送給你。」沒想到,導師拿出來的,竟然是他整理多年,記錄最勤最詳細的《大智度論》筆記。當時的心情,真是滿心法喜,感激不已!也發願未來因緣成熟時,能將這份筆記的內容整理出來,以法供養利益有情眾生!



《大智度論》筆記的記錄過程



回顧導師自二十五歲在普陀山福泉庵依止清念上人落髮出家,二十七歲入慧濟寺閱藏樓讀經三年,乃至後來住過的廈門閩南佛學院、武昌佛學院(世界佛學苑圖書館)、四川縉雲山漢藏教理院、奉化雪竇寺等,無論隨緣教化或是獨處自修,總是不忘策勵精進求法閱藏。

導師說他個人閱讀經論、聽講,不寫心得之類的筆記,而是多依賴筆錄。而於眾多閱讀藏經所作的筆記當中,對《大智度論》用力最多!導師對《大智度論》筆記曾作了這樣的描述:「是用分類的方式,加以集錄。如以「空」為總題,將全論說空的都集在一處。實相,法身,淨土,菩薩行位,不同類型的菩薩,連所引的經論,也一一的錄出(約義集錄,不是抄錄)。這是將全部論分解了,將有關的論義,集成一類一類的。」(《華雨集第五冊》p.44)

由此可知,導師的《大智度論》筆記,並非依經論逐字的摘錄,而是融會貫通之後,以扼要短短數語,收攝一大段經文或論文。如讀者對《大智度論》內容稍有瞭解,再來閱覽導師的《大智度論》筆記,更能收畫龍點睛之效!

這麼厚厚一疊的《大智度論》筆記,全數是由導師閱藏時,親筆逐一寫成。我們可以看到導師有時用鋼筆,有時使用毛筆,從始至終,字體非常工整。雖然有些字寫的很小,但如同毫芒雕刻一般,又小又好看!而筆記的用紙,有中小學的筆記本,也有漢藏教理院所印製的宣紙,也有一般的十行紙;筆記的內容也不一定按照藏經次序,格式也不統一,這是由於這些筆記並非一時一地所完成的緣故。


《大智度論》筆記手稿的轉寫與數位化工作


到了今天,這份《大智度論》筆記的紙張,因為年代久遠而風化,變得脆弱、甚至剝落;其字跡也隨著墨水模糊而暈開。因此,轉寫辨識、並進行數位化保存的工作,更是顯得刻不容緩。去年(2003年)起,我們先將《大智度論》筆記進行掃瞄,又請福嚴佛學院師生及福嚴推廣教育班學員共三十餘人,日以繼夜地將導師筆記轉打成文字檔,並進行了六次的校對。不過有些地方,或因字體極小,或是因年代久遠筆跡模糊,以致辨識困難,為此筆者還專程到台中親自向導師本人請教,不過得到的答案是:「我也不記得了」------這麼一個坦率自在的回覆。

由於辨識的困難,因此轉寫未能十全十美,不過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對於不熟悉導師筆跡的讀者而言,相信能夠提供許多閱讀上的便利。進一步,為了方便讀者對照轉寫文字與導師的親筆真跡,我們還特地請程式設計師設計方便的應用軟體,將文字檔與圖檔做超連結,並提供檢索功能,以方便讀者檢索和對照、瀏覽。此外,筆者還找了許多《大正藏》的原始來源,方便讀者由筆記對照回《大智度論》原文。所作的一切,無非都是為了讓大眾也能「法雨均霑」!


結語


導師在浩瀚法海的經論典籍中,依循著古人勤勉治學的方法,老實地逐字閱覽全文,並貫通其義理,而後所彙整出來的筆記,與今日仰仗電子佛典檢索得到的結果,兩者意義上是大不相同的。畢竟,對於肩負弘揚正法續佛慧命的修學者,更需要的是扎實地深入經藏,才得以轉化出如海的智慧。雖然目前數位化日益普及,可以藉著關鍵詞檢索到若干片段資料,但卻無法作整體的歸納與統合。因此導師筆記之公開,不但可以呈現當代佛學泰斗之治學方法,也可以從中窺見其讀經之心得,這可以說在電腦時代,提供給大眾極為珍貴的資產。


今日,導師的《大智度論》筆記能夠呈現在大家的眼前,最感恩的當然是印公導師,能賜給我們這份稀有難得的法寶,也感謝福嚴佛學院師生及福嚴推廣班的各位學員,犧牲春節假期,幫忙轉寫、打字、校對,以及程式設計師不計酬勞義務幫忙。我們希望大家能善加運用此法寶,使龍樹菩薩深觀廣行的精神得以發揚光大,讓正法得久住於人間!同時,由於前述字跡難以辨識及校對等問題,教界先進對於文字校正或者電腦功能,如果有所指正和建議,也請不吝賜教。

 

(2004年4月12日,於福嚴佛學院)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