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

『華雨集第四冊』 [回總目次][讀取下頁] [讀取前頁]


二、中國佛教瑣談

一 生

  「解脫生死」,是修行佛法的根本問題,所以「了生死」,「了生脫死」, 成為中國佛教界的一般論題。然而什麼是生,什麼是死,大家似乎並不想正確的 去認識,所以不免有以訛傳訛的傳說流行。

  依我們人類來說,一般以為胎兒從母胎中誕生,就是生,釋迦佛不也是四月 初八日生的嗎?不錯,這只是常識所說的生,一般誤解了以為這是「了生死」的 生,於是傳出了「投胎」的故事。如說:老爺睡在書房中,似夢非夢的見某人進 來。正在驚疑不定,ㄚ環來報:夫人生了公子。哦!孩子就是某人的靈魂投胎而 生的。又如說:有女人懷孕,過了十個月,還沒有生下孩子。等山中某老禪師坐 [P114] 化了,女人才生下孩子來,所以孩子是某老禪師的轉世。我國有太多的這類「投 胎」故事,使人相信三世因果。其實,這是我國佛教界的錯誤傳說!依佛法說, 什麼是生?生是一期新生命的開始。約胎生的人類來說,父精、母血(現代稱為 精子、卵子)和合,因業力而「識」依精、血生起,名為「結生」。從此,「識 緣名色,名色緣識」,也就是心與肉體的相依,日漸成長。正常的,經三十八( 個)七日(約二百七十天)而誕生。所以,生老病死的生,是新生命的開始;人 是依父精、母血、識──三事結合而開始的。結胎以後,早已有了識,後來又有 了呼吸,那堶n等另一個人的識(俗稱靈魂)來投胎而才生呢!

  

二 死

  死,是一期生命的結束。依佛法說,人死了,或立即往生(如地獄、天上等 ),或要等因緣(如人要有父精、母血和合)而往生。人如已經死了,是不可能 復活的。但我國民間及佛教界的傳說中,有的說:某人死後,去了地獄,見到閻 [P115] 王。原來陽壽未終,所以被飭回而活了轉來。有的說:某人死後,魂遊地獄,活 轉來說得繪影繪聲。這類傳說不少,有些不一定是造謠,但都是錯誤的。這是在 病到某種情況,如呼吸停止等,一般以為是死了,這才有死了活轉來的傳說。病 人在信仰或社會傳說影響下,有怕墮地獄的意識,所以從昏迷醒來,可能有去了 地獄一趟的感覺。其實這並不是死,還在「病」的階段,所以死了活轉來的傳說 ,是錯誤的,不合佛法的。

  怎樣才是死?通俗以呼吸停止,沒有知覺為死亡。然如溺水、縊死等呼吸停 止,每能依人工呼吸而恢復,所以但憑呼吸停止,是不能確定為死亡的。(佛教 及外道)修得第四禪的,「身行滅」──出入息停止了,然身體健康,等到一出 定,呼吸就立刻恢復了。印度的瑜伽行者,每有埋在土媦々p時,出來還是好好 的。這一定是修到呼吸停止,否則沒有被土埋而不窒息死的。說到知覺,一般是 接觸外境──色、聲、香、味、觸而起的,佛法名為眼識、耳識、鼻識、舌識、 身識──前五識。如修習而得禪定,五識都是不起的。從前,釋迦佛在田邊入定 [P116] ,當時雷電交加,田堛漱H與牛,都被電殛死了,那種近距離的霹靂聲,佛也沒 有聽見。五根(「五官」)的沒有引起知覺,當然不能說是死的。還有意識,是 內在的了別作用:(依五識而引起的)知外物也知內心;知事也知理(法則、規 律等);知有也知沒有;知當前也知過去、未來。這樣的意識,一般人是沒有中 止的。但在「悶絕」──昏厥得不省人事,「熟睡」無夢時,意識也是不起的。 特別是修無心定──無想定、滅盡定的,六識都長時沒有了,但只定中不起而不 是死了,所以也不能但憑沒有知覺而認定為死的。人類因疾病而瀕臨死亡邊緣, 近代醫學界以「腦死」來決定。如腦幹死了,不能自己呼吸,即使心臟還在跳動 ,但不久就要停止;所以腦死了,不能再生存下去,就可宣告死亡。然依佛法說 ,這不能說是死,這是在向死亡接近的過程中;不能因為不久一定死,就宣告已 死亡了。佛法說,死是一期生命的最後結束。

  經上說:「壽、暖及與識,三法捨身時,所捨身僵仆,如不無思覺」。壽、 暖、識──三者不再在身體上生起,也就是沒有這三者,才是死了。倒在地上的 [P117] 身體,與砍斷了的樹木,落地的蘋果一樣。「識」,不但沒有六識,內在的細意 識,十八界中(六識界以外)的意界,也不再生起了。「暖」,人是熱血動物, 如體溫下降,全身冷透了就是死。因病而死的,體溫漸漸消失,以全身冰冷為準 。「壽」,也稱為命根,指從業力而受生的,生存有局限性,因業力而決定的生 存期限,稱為壽命。一般人,或酗酒,縱欲,飲食沒有節制等,不知維護身體而 受到傷害;或受到疾病的傳染等,早衰而早死;或受到水、火、戰爭等而橫死的 ,大都不能盡其壽命。無論是病死或橫死,如沒有了識與暖,壽命也就完了。這 三者,是同時不起而確定為死亡的。這樣,如還有體溫,也就是還有意界(識) 與壽命,而醫生宣告死亡,就移動身體;或捐贈器官的,就進行開割手術,那不 是傷害到活人嗎?不會的!如病到六識不起(等於一般所說的「腦死」),身體 部分變冷,那時雖有微細意界──唯識學稱為末那識與阿賴耶識,但都是捨受, 不會有苦痛的感受。移動身體,或分割器官,都不會引起苦痛或厭惡的反應。所 以,如醫生確定為腦死,接近死亡,那末移動身體與分割器官,對病(近)死者 [P118] 是沒有不良後果的。

  

三 鬼與地獄

  在生死輪迴的六趣──六道中,鬼與地獄,是六趣中不同的二趣。鬼與地獄 ,可說是古代極一般的信仰;在佛法傳來以前,我國也早有了鬼與近似地獄的信 仰。佛法傳來,在重信仰的民間佛教中,鬼與地獄有了混合的傾向。特別是盛唐 以後,佛教偏重實行,法義的理解衰落,傳出了國人自己編寫的經典,鬼與地獄 被混合為一,成為民間的信仰。

  在我國古代的傳說中,如魑,魅,魍,魎,魃,魈等,或是山精、木怪,或 是災旱、疫癘的厲鬼;有關天象的,稱為神。人類是聚族而居的,最初想到的, 死是回到(民族)祖神的所在(「帝所」),如文王的「在帝左右」。但知識漸 增,自身的所作所為,深深的有了罪惡感,不但一般人,自覺沒有回歸祖神所在 的可能,連君主也要舉行封禪禮──在高山上加些土(封),在山下挖掉些土( [P119] 禪),才有出地府而登天的希望。這樣,才有「人死曰鬼」,「鬼者歸也」的信 仰。鬼,起初似乎還有些自由,如對於生前的怨敵,有「訴之帝所」而來索命的 ;也有對生前的恩人,如「結草啣環」來報恩的。不過人類的命運,越來越悲慘 ,終於為鬼而住在地獄中了。從戰國時代的傳說來看,古代的死鬼住處,略有三 處。一、東方:泰山是夷族(殷商屬於這一系)發展的中心地帶,泰山最高,泰 山下有梁父,蒿(或作高)里等山,是當時的葬地,所以古代的輓歌(極可能起 初是推輓靈車去安葬時所發的哀聲),有「梁父吟」,「泰山吟」,「蒿里」, 「薤露」等名目。人非死不可,似乎有鬼卒來提取那樣,所以漢代『古樂曲』說 :「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躊躇」;死了就是鬼,葬在地下,鬼也在地下 ,淒慘而不得自由,所以說:「魂歸泰山獄」,這是「地獄」一詞的來源。二、 西方:九原或作九京,在今山西省絳縣,是晉國士大夫的葬地。黃河流域是黃土 地,葬在地下,地下是有水的,所以有「黃泉」一詞;九原也就稱為「九泉」了 。「黃泉」,「九泉」,都是鬼魂的住處。三、南方:長江上流,古代有「夔越 [P120] 」,在今四川的奉節。這堙A古代稱「歸州」,「秭歸」。夔,歸,都與鬼有關 ,所以奉節以西,長江北岸的酆都,後來被傳說為鬼魂住處。我國是多民族融和 而成的,地區廣大,鬼的住處,當然也不可能一致。但死了鬼在泰山獄的傳說, 由於這堛漱憭が炕A影響大,西漢時已成為普遍的信仰了。

  佛教所說的地獄與鬼,是不同的兩類眾生。地獄,原語音譯為「泥犁」,「 那洛迦」等,意義是「苦器」,住著最苦痛的眾生。這一類眾生,主要的在地下 ,所以早期的譯經者,為了國人的容易接受,就譯作「太[泰]山地獄」。如吳支謙 譯的『佛說八吉祥神咒經』說:「不墮太山地獄」。西晉失譯的『鬼子母經』說 :「盜人子殺噉之,死後當入太山地獄中」。後來,譯師們都譯作地獄,或音譯 為泥犁、那洛迦等。太山是方便的譯法,其實地獄並不是在泰山的。地獄可分四 大類:一、八熱地獄:在地下,最底層是阿鼻──無間地獄。這是地獄中最根本 的,到處充滿火燄,與基督教所說的「永火」相近。二、遊增地獄:每一熱地獄 的四門,每門又有四小地獄。八熱地獄四門各有四獄,總共有百二十八地獄。這 [P121] 是附屬於大地獄的,是從大地獄出來的眾生,要一一遊歷的苦處,所以總名為「 遊增」。三、八寒地獄:是極寒冷的苦處,都以寒冷悲號,及身體凍得變色為名 。四、孤獨地獄:這是在人間的,山間,林中等,過著孤獨的、非人的生活,可 說是人間地獄。八熱,八寒,遊增,孤獨,總有十八地獄。部派中,也有立八熱 ,十寒──十八地獄的。我國一向傳說「十八層地獄」,說十八是對的,但不是 一層一層的十八層。總之,這是六道中最苦痛的,受極熱、極寒,或在人間而受 非人生活的一類。

  說到鬼,本於印度的固有信仰,佛教又加以條理簡別。鬼的原語為閉戾多, 一般譯作餓鬼。印度傳說:世界最初的鬼王,名閉多,是父或祖父(老祖宗), 所以閉戾多是父或祖父所有的意思。這與中國傳說,人死了回到祖神那堣@樣。 後來的鬼王,名為閻魔王(或譯閻羅,閻魔羅)。鬼──閉戾多也分二類:一、 住在閻魔世界的,由閻魔王治理。二、散在人間的,多數在樹林中,所以稱樹林 為「鬼村」。這些鬼,可分三類:無財鬼,少財鬼,多財鬼。無財鬼與少財鬼, [P122] 是沒有飲食可得,或得到而不大能受用,這是名符其實的餓鬼。多財鬼中,也有 享受非常好的,與天神一樣。這與我國所說,人死為鬼,如有功德的為神,意義 相近。這是約「人死為鬼」而說的,所以名閉戾多。依佛法說:人間兒孫的祭祀 ,唯有這類餓鬼,才會接受兒孫的祭品。從六道輪迴來說,鬼,不一定是「人死 為鬼」(人死也不一定做鬼)的,也可能是從地獄,畜生,天中來的。這類鬼, 名目繁多。有與天象──風、雲、雷、雨等有關的,有與地──山、河、地、林 、榖等有關的;有高級而被稱為天(神)的,也有極低賤的。名目有:夜叉,羅 剎,乾闥婆,緊那羅,鳩盤陀,毘舍遮,富單那,迦吒富單那等。夜叉是手執金 剛杵的;羅剎男的非常暴惡,而女的以色欲誘人致死;乾闥婆是愛好音樂的;緊 那羅頭上有一角;鳩槃陀形似冬瓜,以噉人精氣為生的。這類鬼(泛稱為鬼神) ,高級的稱為天,如四大王眾天,忉利天,有些是鬼而又天,天而又鬼的(也有 畜生而天的,如龍,迦樓羅,摩羅伽等)。這類鬼神,有善的,也要信受佛法 ,護持三寶;惡的卻要害人,障礙佛法,所以佛法有降伏這些鬼神的傳說。這類 [P123] 鬼神,近於中國的魑、魅、魍、魎,雷神、河伯,龍、鳳等,與「人死為鬼」是 不同的。

  佛教傳說的鬼神,為中國人所關切的,是「人死為鬼」,在地獄中的鬼。受 到儒家「慎終追遠」的孝道思想,誰都關心死後父母等的餓鬼生活,希望有所救 濟,使孝子賢孫們得到安慰。首先,傳來西晉失譯的『報恩奉盆經』(我國又敷 衍為大乘化的『盂蘭盆經』)。經上說:目連尊者的生母,墮在餓鬼中,請佛救 濟。佛說:在七月十五──僧自恣日,發心供養僧眾,可以使七世父母,六親眷 屬等脫出「三途」──三惡趣的苦報。這是有印度習俗成分的,但到了中國,大 大的發展起來,流傳出目連救母的故事,演變為著名的「目連戲」。不過,目連 只是阿羅漢,重大乘的中國佛教,終於發見了與「地」有關的地藏菩薩。依『地 藏十輪經』說:地藏菩薩特地在穢土人間,現出家相。宣說種種墮地獄的惡業, 勸告在家眾不可違犯。這是著重化度眾生,不致於墮落地獄,而不是專門救墮地 獄眾生。當然,地藏菩薩神力示現,也有現「閻羅王身」,「地獄卒身」的。就 [P124] 這樣,中國佛教開展出地藏菩薩救度地獄餓鬼的法門。一、『地藏菩薩本願功德 經』,傳為唐實叉難陀所譯。但在唐、宋的『經錄』中,沒有這部經;「宋藏」 ,「麗藏」,「磧砂藏」,「元藏」也沒有,到「明藏」才有這部經,這是可疑 的。『本願經』說到:一位婆羅門女,以孝順心,供養佛塔,稱念佛名,使墮在 地獄中的亡母生天。又說:地藏菩薩的本生──光目女,發大誓願,願度盡地獄 等惡道眾生,然後成佛;就這樣,要墮地獄的母親,脫離了苦難。重孝道,重於 度脫地獄(餓鬼)眾生,適合中國人心,可說是目連救母的大乘化。二、『地藏 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續藏乙•二三),傳說是趙宋藏川所傳出的。(陰間地府)閻 羅國中有十王,就是一般傳說的十殿閻羅。人死以後,要在這堭筐十王的審判 。怕他們審判不公,地藏菩薩也會來參加裁斷。十殿閻王加上判官、鬼卒,儼然 是陽人間官府模樣。依佛法,「自作惡不善業,是故汝今必當受報」。「自作自 受」,隨業受報是不用審判的。十王經說,無非參照人間政制,編出來教化愚民 ;十殿閻羅,大都塑造在民間的城隍廟中。地藏與十王的傳說,與目連救母說混 [P125] 合,終於陰曆七月被稱為「鬼月」了。「鬼者歸也」,中國舊有死後「招魂」, 有「魂兮歸來」的傳說。陰陽家以為人死了,在一定時間內要回來的,所以有「 避煞」、「接煞」的習俗。有一位法師說:「人死後就像去旅行一般,總要回到 自己的房子」(身體)(『文殊』三二期)。這不是佛法,只是中國固有的民間信仰。 七月十五日,道家稱為中元節;恰好佛教說七月十五──自恣日供僧,可以度脫 餓鬼的苦難。再與地藏、閻羅王說相混合,而有七月底為地藏菩薩誕的推定。中 國民間(及佛教)信仰,七月是開放月,地獄的鬼魂,都回故鄉來探望親人。唐 代實叉難陀與不空,都譯出『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不空還傳出『焰口儀軌 』。焰口,是餓鬼中口出火焰的,所以或譯面然[燃]。這是印度佛教後期,「祕密 大乘」的救度餓鬼法,可以救度無數的餓鬼。適合中國「人死為鬼」的信仰,七 月堥麭B「放焰口」,救度父母眷屬的鬼魂;有的稱之為「普度」,倒也合適。 七月堙A大批的鬼魂擁到,到處放焰口(有的七月婸w『地藏菩薩本願經』); 放,我想是發放救濟餓鬼飲食的意思。中國的陰曆七月,是「教孝月」,「救鬼 [P126] 月」,也可說是「鬼魂回鄉渡假月」,熱鬧非凡。儒、釋、道──三教混合的七 月超度,與佛法中地獄與鬼的原意,似乎越離越遠了!

  

四 嬰靈

  嬰靈,是近年台灣佛教界的新話題。有人說:墮胎的罪業極重,嬰靈會纏繞 生母,使母親晝夜心神不寧,甚至全家不安。嬰靈非超度不可,如要超度,可到 他的寺院去,代為超脫。有人說:這不是佛法,無非妖言惑眾,設法歛財。我不 想斷人的財路,因為形形色色的財神法多著呢!這堙A只是依佛法來論究一番。

  嬰靈纏繞母親等,是不合佛法的。超度嬰靈者所根據的經典──『佛說長壽 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是我國歷代的『經錄』,『藏經』所沒有的。近代日 本人編輯的『續藏經』,才出現這部經,這是可疑的。什麼是「五逆」?殺父, 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這是窮凶極惡的重罪,要墮無間地獄的 。這樣的五逆罪,可說是一切經所同的。但該經的五罪,除去殺阿羅漢,而改為 [P127] 墮胎是無間重罪,這可論定為後人(可能為日本人)偽造的。嬰靈會不會纏擾母 親,依佛法是不會的。胎兒夭死了,或生人間、天上,或墮惡趣,依胎兒過去生 中的善惡業力而決定。墮胎而死的胎兒,還不會引起怨恨報復的敵意,怎麼會纏 擾母親,使母親日夜心神不寧?然而墮胎的母親,可能會出現嬰靈纏擾的情形, 那是由於做母親的,對墮胎有罪惡感,內心深處總覺得對不住親生的骨肉而引起 的。我從前看過一篇故事(書名早已忘了):甲與乙是好朋友,合資到外地去販 賣,獲利相當豐碩。在歸途中,甲起了歹意。在住宿無主破屋的那天晚上,甲把 乙殺了,破屋也放火燒了,自己帶著全部金銀,趕著上路返家。但回家後,每晚 夢見乙來索命,纏擾不休,於是到處求神拜佛,作功德超薦,但總是陰魂不散, 時常出現,有時白天也聽到乙的聲音。半年下來,錢快用完了,甲的身體已困頓 不堪,奄奄一息。一天上午,乙忽然走進來,甲嚇得昏了過去。原來那天晚上, 附近的鄉人見破屋起火,趕來救火,也把被殺而沒有死的乙救了。乙以為是盜賊 所傷,怕甲也遭了毒手,所以在身體療養復原後,來甲家報告不幸的消息。等甲 [P128] 醒來,才明白了事實。不過錢已用完了,甲弄得瘦骨支離,乙又沒有死,這件事 就算了。在這一故事中,乙並沒有死,那害得甲身心不寧,半死不活,每晚來纏 繞的乙的鬼魂,是那堥茠漫O?這是甲的內心負疚,是甲自心所現的(屠宰者臨 死,有見無數豬羊來索命的,也是如此)。墮胎而感到嬰靈纏擾不休,也就是這 樣。胎兒早已在他處託生,那媟|來糾纏呢!

  嬰靈的纏繞雖是虛妄的,但墮胎的罪惡卻是真實的。在殺戒中,殺「人及似 人」,都是重的殺罪,「似人」就是沒完具人形的胎兒。雖還沒有出生,或沒有 完具人形,但胎兒的生命,與誕生的人是沒有差別的。世間的習俗與國法,也許 有合法的墮胎,但在佛法,這是極重的罪惡。世間事,有些是難以理解的。如兩 性交合,實際上是為了種族的延續,不是為了欲樂。動物的兩性交合,多數是有 時間性的。也許人類進步了,在種族的延續要求下,發展為情愛,有的「旦旦而 伐」,似乎還不能滿足。現代的人類更進步了,進步到「戀愛至上」,人有滿足 性交欲樂的權利;進步到要戀愛,要性交,不要負生男育女的義務。進步的人類 [P129] 哪!進步到違反自然法則,自然怕真要向人類低頭了!

  

五 經懺法事

  經懺法事,或作經懺佛事。現代中國台灣的「佛事」,非常興隆,富有中國 佛教的特色,可說是現代中國佛教的主流。

  經懺佛事,從印度的「大乘佛法」中來。「經」,是經典的受持,讀,(背 )誦,解說,書寫等,如『般若經』、『法華經』等說。『法華經』稱讀、誦( 等)者為法師,法師是「法唄」的意譯。在佛教中,「唄者」是主持音聲佛 事的。法唄法師是領導大家來讀經;誦經;寫經(現在印刷方便,所以少 有人抄寫流通了);解說,應該是通俗的講說(如「俗講」)。依龍樹說:這是 入智慧的方便(『大智度論』卷五十四)。讀,誦,書寫,供養(經典),施他經典,對 當時大乘法的興起流行,有相當重要的作用,所以讚歎為「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懺」,通俗的說是「懺悔」。早期集成的『舍利弗悔過經』,傳出了「三品 [P130] 法門」──悔過,隨喜,勸請(請佛住世,請佛轉法輪)。這一法門,是在十方 現在佛前懺悔的(與律制的懺法不同),所以含有稱念佛名與禮佛;末了,要發 願,迴向。這一法門的經典不少,主要為:禮十方佛,稱(名)讚佛德,供養佛 ,懺悔業障(擴充到三障、五障),隨喜,勸請(二事),迴向。『華嚴經』的 「普賢行願品」長行,又加常隨佛學與痗雯野矷A成為十法。這一法門,龍樹稱 之為方便的「易行道」。憶念、禮敬、稱十方佛名(經中,每舉十方十佛,或三 十五佛,五十三佛為代表),也稱諸菩薩的名號。然後懺悔,隨喜,勸請,迴向 。這樣修行,信願力增強,就能進修六度等菩薩大行(『十住毘婆沙論』卷五•六)。天 台智者大師立「五悔法」: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作為法華觀門的助 行(『摩訶止觀』卷七下);「普賢行願品」依此而迴向彌陀淨土;唐代所傳的秘密儀 軌,也是以此為修行前方便的(與咒語相結合)。以懺悔為要門的方便修行,促 成「大乘佛法」相當的發達。如『大正藏』「經集部」(卷十四),從(四二六) 『佛說千佛因緣經』,到(四五九)『文殊師利悔過經』,都有相同的意義:稱 [P131] 佛名號,可以懺除業障,往生淨土。而稱念佛名等,還有種種現生功德,與『般 若經』等所說讀誦經典相同,所以誦經也好,(念佛)禮懺也好,有共通的意義 而被聯合起來。「經懺」的成為一詞,也許因此而來。

  禮佛稱名的懺悔,如『舍利弗悔過經』說:「持悔過經,晝夜各三過讀」。 「晝夜各三過讀」,那是一日一夜,六時讀誦經的;可說是懺悔與誦經的統一。 從譯典來看,印度佛教發展為誦偈的禮懺,如龍樹『寶行王正論』說:「現前佛 支提,日夜各三遍,願誦二十偈」。佛支提是佛舍利塔,當時佛像還不多,所以 在塔前誦偈;所誦的二十偈,就是禮佛,懺悔,勸請,隨喜等。東晉佛陀跋陀羅 譯出的『文殊師利發願經』,共四十四偈,就是「普賢行願品」(六十二)偈的 初型。『出三藏記集』(卷九)『文殊師利發願經記』說:「外國四部眾禮佛時, 多誦此經以發願求佛道」。這可見禮佛,稱名,懺悔為主的誦偈,已成為印度大 乘佛教的一般行持。在中國,梁、陳時代(西元五0三∼五八八),懺文發達起 來。唐道宣的『廣弘明集』(卷二十八)所載,有梁武帝,梁簡文帝,陳宣帝,陳文 [P132] 帝,及江總所作的懺文。不只懺文而編成懺法儀軌的,是陳、隋間的天台智者大 師。智者撰有『法華三昧懺儀』,『請觀世音懺法』,『金光明懺法』,『方等 三昧懺法』(「懺法」,智者是稱為「行法」的,後人改稱為「懺法」)。天台 的後人,唐湛然有『法華三昧補助儀』,『方等懺補助[闕]儀』。到宋代,法智有 『修懺要旨』,(金)『光明懺儀』,『大悲懺儀』;遵式有『金光明護國儀』 ,治定『請觀世音消伏毒害陀羅尼三昧懺儀』,治定『往生淨土懺儀』,『熾盛 光懺儀』,『小彌陀懺儀』,『法華三昧懺儀』;淨覺有『楞嚴禮懺儀』,仁照 有『仁王懺儀』;南宋晚年有志磐的『水陸道場儀軌』。宋初的法智,專心講經 禮懺三十年,而遵式被謚為「懺主」,可見宋代天台學者的重視懺法。天台教觀 的弘揚,與禮懺相結合,是影響中國佛教最深切的。屬於賢首宗的,有唐宗密的 『圓覺經道場修證儀』;知玄的『慈悲水懺法』等。從懺法的內容來說:有懺罪 的,是懺法中的取相懺,要「見相」才能消除業障。有作為修行的前方便,天台 宗、華嚴宗、密宗、淨土宗,都有這類懺;天台的懺法,本是以此為主的。以上 [P133] ,都是自己修持的。有為人消災的,如陳永陽王從馬上墮下來,昏迷不知人事, 智者曾「率眾作觀音懺法」,永陽王得到了平安,這是為人的現生利益而修懺。 有為國家修懺的,如天台宗的法智與遵式。『仁王護國般若經』說到:請百位法 師,「一日二時講讀此經,……不但護國,亦有護[獲]福」,這是為了國家而講讀 經典與修懺法的(仁照有『仁王懺法』)。誦經修懺法門,在民間發展中,漸漸 的重在消災植福,超度鬼魂,關鍵在元代。元是文化低的蒙古人,成為中國的統 治者。對各種宗教,都受到保護,但自元世祖起,「西番僧」(現在稱為喇嘛) 受到了異乎尋常的尊敬與縱容。對中國傳統的佛教,好處是:「三武二宗」(加 一宋徽宗),佛教受到破壞,都有道士在從中作怪。到了元代,總算在帝王的支 持下,佛道一再辯論,達成焚毀一切偽造道經的勝利(現在還是編在『道藏』中 )。壞處是:「西番僧」大都是不僧不俗的,修男女和合的歡喜法;有的還蒙元 帝賜幾位美女。國家隨時都在作消災植福的功德(經懺法事),還成立「功德司 」來管理,這主要也是「西番僧」的事。「上有好之,下必有甚者」,內地僧侶 [P134] 的不僧不俗,與民間的經懺法事,當然會大大流行起來。明太祖護持佛教,也要 維持僧伽清淨的。從洪武二十四年,「申明佛教榜冊」(『釋氏稽古略續集』卷二)所見 :僧人分三類,在「禪僧」、「講僧」以外,有「瑜伽僧」,也稱為「教僧」, 就是為人誦經禮懺的應赴僧。誦經禮懺的,已成為一大類(怕還是多數),中國 佛教是大變了!「榜冊」中明令,有眷屬(妻)的還俗;如與眷屬分離,准予住 寺修行。對「私有眷屬,潛住民間」的,嚴加取締;「官府拿住,必梟首以示眾 」。不僧不俗的情形,太嚴重了!並禁止「民間世俗多有倣僧瑜伽者,呼為善友 」。這類應赴經懺的在家人,從前我以為上海五馬路,今日台灣才有這種現象, 原來元明間也曾如此。虧了明太祖的護持,總算阻遏了歪風(沒有變成不僧不俗 ,僧俗不分的),但在民國初年,太虛大師所見的佛教,清高流,坐香[坐禪]流, 講經流,懺燄流,「其眾寡不逮後一(懺燄)流之什一」。懺燄流就是瑜伽僧, 占佛教僧侶十分之九以上(台灣似乎少一些),這才是元明以來的佛教的主流!

  著重於消災、消業、超度亡靈的「經懺法事」,現在流行的,有一、「水陸 [P135] 齋會」,是盛大的普度法會。 宋『釋門正統』(卷四) 說:梁武帝夢見神僧,要他作 水陸大齋,普度苦惱眾生。誰也不知水陸大齋是什麼,誌公勸武帝「廣尋經論」 。武帝在經中,見到了「阿難遇面然鬼王,建立平等斛食」,這才制立儀文。天 監四年二月,在金山寺修水陸齋,「帝親臨地席,詔(僧)祐律師宣文」。志磐 的『佛祖統紀』也這樣說,但略去了阿難見面然[燄口]鬼王事。阿難見面然鬼王, 出於『佛救面然餓鬼陀羅尼神咒經』,是唐(西元六九五∼七0四年)實叉難陀 譯的。武帝尋經,怎能見到唐代的譯經?志磐大概感覺到這一問題,所以略去了 。但是『釋門正統』所說,有事實的成分,如說:「諸仙食致於流水,鬼食致於 淨地」。布施餓鬼,飲食是放在「淨地」上的,布施仙人及婆羅門,飲食「瀉流 水中」,這確是『救面然餓鬼陀羅尼神咒經』所說的;「水陸」二字,是依此得 名的。在每一餓鬼前,「各有摩伽陀斗四斛九斗飲食」,也就是「平等斛食」的 意義。這樣,普度餓鬼仙人的水陸大齋會,一定在實叉難陀譯經以後,不可能是 梁武帝所撰的。『佛祖統紀』(卷三三)說:唐咸亨(西元八六0∼八七三)年間 [P136] ,西京法海寺道英禪師,「夢泰山府君」說起,知道梁武帝所集的,「今大覺寺 義濟得之」,這才得到了水陸儀,「自是,英公常設此齋,流行天下」。這才是 中國流行水陸齋會的事實!無論是義濟或道英,極可能是唐末咸亨年間,假傳泰 山府君所說,託名為梁武帝所集而興起來的。二、「梁皇懺」,是懺罪消災,救 度亡靈的法事。元末,覺岸的『釋氏稽古略』(卷二)說:梁武帝的夫人郗氏,生 性殘酷嫉妒,死後化為巨蟒,在武帝夢中求拯拔。「帝閱覽佛經,為製慈悲道場 懺法十卷,請僧懺禮」,這是「梁皇懺」的來源。稍為早一些的念常,編『佛祖 歷代通載』,也說到郗氏的「酷妒」;死後在夢中見帝,並關心武帝的健康。武 帝「因於露井上為殿,衣服委積,置銀轆轤、金瓶,灌百味以祀之」(卷九)。文中 並沒有說到懺法,但目錄中作「郗氏夫人求懺」,這應該是後人改寫的。郗后的 酷妒,死後化作龍形,唐高宗時李延壽所作的『南史』已有記載。『通載』進而 說祭祀,『稽古略』就說到懺法。『通載』說是天監四年,『稽古略』改為二年 ,這是天監四年水陸齋會傳說的翻版。『茶香室叢鈔』說:梁皇懺是梁代諸名僧 ,刪改齊竟陵王的『淨行法門』而成。元代的妙覺智等「重加校訂審核」,成為 現行的「梁皇懺」──『慈悲道場懺法』。可以推定的,這是元代所編,假借梁 武帝的名字來推行的。在中國佛教史上,梁武帝確是誠信佛法的。隋『歷代三寶 紀』(卷十一)說:武帝為了「建福禳災,或禮懺除障,或饗鬼神,或祭龍王」, 命寶唱等集錄了『眾經懺悔滅罪方法』等八部。雖只是集錄經文,但對建福禳災 ,禮懺除障,饗鬼神與祭龍王等法事,是會有影響的,這可能是「水陸齋會」與 「慈悲道場懺法」,都仰推梁武帝的理由吧!三、「瑜伽燄口」,是以超度餓鬼 為主的。唐不空譯的『救拔燄口餓鬼陀羅尼經』,是實叉難陀所譯『救面然餓鬼 陀羅尼神咒經』的再譯。不空並譯出『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儀軌經』;「明藏 」有較廣的『瑜伽集要焰口施食儀』,可能是元代「西番僧」所出的;明、清又 有各種不同的改編本。「施食」──救濟餓鬼,在我國的晚課中,有「蒙山施食 儀」,近代有人擴編為「大蒙山施食儀」,也有作為「法事」的。「水陸齋會」 、「瑜伽燄口」、「蒙山施食」,救度鬼魂的本質是相同的;在「秘密大乘」中 [P138] ,只是低級的「事續」。適應中國的「人死為鬼」,與「慎終追遠」的孝思,這 一超度鬼魂的法事,得到了異常的發展。七月──「鬼月」普度而施放(救濟品 )燄口,到處都在舉行。流行的「水陸齋會」,「內壇」是主體,加上「大壇」 的禮懺,「華嚴壇」、「淨土壇」等的誦經、念佛,成為「經懺法事」中最具綜 合性的大法事。四、「大悲懺法」,宋知禮依『大悲心陀羅尼經』而編成的。本 是修持的方便,但觀世音與現生利益──消災植福,西方淨土有關,所以也成為 一般的「經懺法事」。五、「慈悲三昧水懺」,是唐末知玄所輯成的,可以消釋 宿世的冤業,也相當的流行。六、「淨土懺」──『往生淨土懺願儀』,是懺罪 而往生西方淨土的。七、「藥師懺」,依『藥師經』而造,作為消災延壽的法事 。八、「地藏懺」──『慈悲地藏懺法』,這當然是超度亡魂用的。此外,還有 「血湖懺」、「金剛懺」、「壬申懺」等,流行的相當多。再說與稱佛名有關的 二部懺法,「萬佛懺」與「千佛懺」。陰曆年初,寺院中多數拜「萬佛」與「千 佛」,由出家人主持唱誦,在家信徒也隨著禮拜。這是依『佛名經』及『三千佛 [P139] 名經』而來的。元魏菩提流支,譯『佛名經』十二卷,是大乘經中佛名的集成。 『大正藏』中有三十卷本的『佛名經』,每卷都列舉佛名,經(法)名,菩薩、 辟支佛、阿羅漢──僧名;稱名禮敬三寶後,有懺文,末後附錄偽經──『大乘 蓮華寶達問答報應沙門經』一段。稱『法顯傳』為『法顯傳經』,分賓頭盧頗羅 墮為二人,這部『佛名經』的編集者,對佛法的理解,顯然是幼的。三十卷本 的『佛名經』,唐『開元釋教錄』(卷十八),列入「偽妄亂真錄」,並且說:「 群愚倣習,邪黨共傳,若不指明,恐稽聖教」,似乎當時已流傳民間了。「麗藏 」本在卷一末的校勘記說:「然此三十卷經,本朝盛行。行來日久,國俗多有倚 此而作福者,今忽刪之,彼必眾怒」。「作福」,就是作功德。知道是「偽妄」 而不敢刪去,可以想見流行的盛況了!這部經的後二卷,與『三千佛名經』中的 『現在千佛名經』相合,也是稱佛名與懺悔的(過去、未來千佛,有佛名而沒有 懺法)。「萬佛懺」與「千佛懺」,就是依此而來的。在現在流行的經懺中,「 萬佛懺」與「千佛懺」,及「大悲懺法」,還有集眾禮誦懺的,其他懺法,都成 [P140] 為僧眾代人禮誦的「經懺法事」,也就是「瑜伽」──應赴僧的專職了。

  「經懺法事」,本出於大乘的方便道,演化為應赴世俗的法事,從適應世間 來說,是有相當意義的。任何宗教,普及社會,對信徒都會有一定的宗教義務。 如結婚,生孩子,弟兄分家,喪葬,基督教也會為信徒舉行「禮拜」;天主教, 伊斯蘭教等,都各有不同的宗教儀式。中國佛教的「經懺法事」,可說是普及民 間,滿足信眾要求而形成的。在佛教國家中,中國是「經懺法事」最興盛的;唐 、宋時代,日、韓僧侶來中國求學佛法,也有為信徒誦經等行儀。代表原始佛教 的「律部」中,信徒如生孩子,造新房,外出遠行(去經商),喪葬等,都會請 僧眾去受午供。吃好了飯,施主在下方坐,聽上座略說法要,說偈頌迴向功德( 「唄者」由此而來);如上座不會說法,就背誦一則佛經。這就是「應赴」受 供,為信眾作功德,為信眾誦經的起源。初期「大乘佛法」興起,誦經,禮佛稱 名懺悔等方便,自力而含他力的思想。中國式的「經懺法事」雖多少中國化了, 而實受後期「秘密大乘」的影響。如『大灌頂神咒經』(第十二卷是『藥師經』 [P141] 的古譯),是晉人編集的,也有印度傳來的內容。第十一卷『佛說灌頂隨願往生 十方淨土經』,也是地獄、餓鬼不分的;對臨終及已經死亡的,一再說要為他「 轉讀」(經)、「修福」。為人誦經禮懺,以救度亡者,在中國「人死為鬼」, 「慎終追遠」的民俗中,是需要的。如明洪武二十四年的聖旨說:「率眾熟演顯 密之教應供,是方足孝子順孫報祖父母劬勞之恩」。適應中國民俗,不妨有「經 懺法事」,但對中國「經懺法事」的氾濫,總覺得是佛法衰落的現象。因為一: 中國的經懺多,主要是人死了,都要做功德。有的逢七舉行,有的四十九日不斷 ,滿百日,周年,也要做功德,而七月普度,到處在放燄口。舉行法事,需要的 人也多,如「梁皇懺」(七天)十三人或二十五人,「水陸大齋」是四十九人, 五人、七人的是小佛事。人數多,次數多,時間長,這多少是受到儒家厚喪厚葬 的影響。應赴經懺,實在太忙了,如僧數不足,就邀在家的(穿起海青袈裟)湊 數。大家為這樣的法事而忙,勝解佛法、實行佛法、體悟佛法的,當然是少了! 二、「經懺法事」,應該是對信眾的義務。現代日本佛教,遇信徒家有人喪亡, [P142] 會自動的按時去誦經,人不多,時間不長,可能就是我國唐、宋時代的情形。民 國四十一年,我到台灣來,台灣佛教也還是這樣的。但大陸佛教(在家出家)來 了,做法事是要講定多少錢的。從前上海的寺院,有的設有「賬房」,負責接洽 經懺。嚴格說,這已失去宗教的意義,變成交易的商業行為。依『釋氏稽古略續 集』(卷二),明洪武年間的「申明佛榜冊」,說到「應赴世俗,所酬之資,驗日 驗僧,每一日一僧錢五百文。主罄,寫疏,召請──三執事,每僧各一千文」, 可見由來已久。國家明定價格,免瑜伽僧的貪得無厭,但從此,應赴經懺每天多 少錢,僧眾也覺得理所當然。多數人為此而忙,專在臨終、度亡上用力,難怪太 虛大師要提倡「人生佛教」。在家出家的佛弟子,為佛法著想,的確應該多多反 省了。

  


[回總目次][讀取下頁] [讀取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