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富樓那經》(SN 35:88PuNNa譯註與研究

王瑞鄉

 

《相應部.富樓那經》(SN 35:88PuNNa 譯註與研究... 0

一、        前言... 1

二、        翻譯對照與註解... 1

1說法因緣... 3

2 於六入處的修習... 4

3 面對外境迫害的思惟... 8

4 富樓那的行踐... 14

三、        義理與研究... 18

()      全經概要與傳本... 18

()      六入處的修習... 19

()      面對迫害的思惟... 22

()      尊者富樓那的探究... 27

()      結語... 33

附錄一:傳本對照表... 34

附錄二: 譯詞比對... 35

略語及參考文獻:.... 36

 

 

關鍵字:富樓那PuNNa)、說法第一、滿願子(PuNNa MantAniputta、滿慈子、刀杖、六入處、安忍


 

一、        前言

在《阿含》與《尼柯耶》中,《雜阿含》和對應的《相應部》的教授屬於重要法義,內容多精簡扼要。其中又以蘊、處、界、緣起等相應為成就慧學的重要法門。在經數眾多的《六入處相應》中,有些經除了精簡地教導六入處之外,大部分的經文內容反而以其他議題為主。本文譯註的《相應部.富樓那經》(SN 35:88PuNNa[1]就是其中一例。

筆者首先注意到此經是在巴利《相應部.六入處相應》中,因為該經對於六入處法門的教導只是略說,反而大篇幅的經文是尊者富樓那與佛陀之間對於如何面對外境迫害的對答。同樣地,根據《雜阿含經論會編》,對應的《雜阿含311》也收編於《六入處相應》。接著,又發現此經另有平行傳本分別收編於巴利《中部》和漢譯《阿含部》的獨立經。可見,此經自古以來在南北傳巴漢二傳統都受到相當的重視。對於那佔了近二分之一篇幅有關如何面對外境迫害的思惟,筆者尤其感到興趣,顯然那是本經在六入處法門之外的另一個教授重點。同時也對能如此思惟的尊者富樓那,深感好奇。

為了正確理解經文,本文首先譯註巴利經文,並加以科判。同時,並列平行對應的漢譯經文,藉由各傳本的對照,呈顯經義。在義理和研究一節,順著經文順序,先略談「六入處的修習」,分析各傳本此段內容的詳略差異。其次,探討「面對外境迫害的思惟」,最後嘗試澄清本經的尊者富樓那(PuNNa)與佛世聖弟子中「說法第一」的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PuNNa MantAniputta)是否為同一人。並以後二議題為主。

二、        翻譯對照與註解

本經現存的巴漢傳本如下:

1.          巴利《相應部.富樓那經》(以下代稱《SN 35:88》,或「相應中譯」)。經題PuNNa,本文譯為《富樓那經》。收編於《相應部.六入處品.六入處相應》(SaLAyatana-vagga, SaLAyatana-saMyutta),S IV 60-63

2.          巴利《MN 145》,經題PuNNovAdasutta,本文譯為《教誡富樓那經》。收編於《中部》,M III 267-271。此經與《SN 35:88》內容相當一致,除了經文最後對於尊者富樓那的般涅槃時間敍述略異,其餘只是經文的詳略、用詞及拼法略有不同。

3.          《雜阿含311》(以下代稱《雜311》),劉宋求那跋陀羅譯。收編於《大正藏.阿含部》,T02, no. 99, 89b01-c24。印順法師所編《雜阿含經論會編》收編於《入處相應》。此經與《SN 35:88》相對應。

4.          《佛說滿願子經》(以下代稱《滿願子》),失譯。收編於《大正藏.阿含部》第108經,T02, no. 108, 502c8-503a25

5.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卷三(以下代稱《有部律》),唐義淨譯。收編於《大正藏.律部》,T24, no. 1448, 11c28-12c11。在記載尊者圓滿的生平事跡一節中,收錄了此經。

6.          《雜阿含215》,劉宋求那跋陀羅譯。分別收編於《大正藏.阿含部》,T02, no. 99, 54b2-22及《雜阿含經論會編》的《入處相應》。根據《大正藏》該經的斠勘註及赤沼智善的《漢巴四部四阿含互照錄》(頁39),本經與《SN 35:88》段落2-5相似。實際對照後,發現二經的實質內容並不相同。

7.          《賢愚經.34富那奇緣品》,元魏慧覺等譯。收編於《大正藏.本緣部》,T04, no. 202, 394c8-25。其內容與本經段落614相似。根據《出三藏記集》卷9

河西沙門釋曇學威德等凡有八僧,結志遊方,遠尋經典,於于闐大寺遇般遮于瑟之會。般遮于瑟者,漢言五年一切大眾集也。三藏諸學各弘法寶,說經講律,依業而教。學等八僧隨緣分聽,於是競習胡音,折以漢義,精思通譯各書所聞,還至高昌,乃集為一部。[2]

因此,本經只能做為參考,不宜做為平行經文對照。

        本文的漢譯部分對照345等三傳本,不收錄67。巴利經文以英國PTS版《SN 35:88》(以下代稱SP)為底本,斠勘緬甸版《SN 35:88》(代稱SB)及PTS版《MN 145》(以下代稱MP)。因12巴利二經的內容相當一致,因此以下的巴利經文和中文翻譯皆只列舉《SN 35:88》為代表。二經間的差異則以斜體字等方式標示。有關標示方式,請參以下註腳*的說明。為兼顧經文流暢和各傳本對照,本節正文只列經文,並標以科判,以助了解全經脈絡。其他諸如名相、語詞、佛教生活禮儀、戒律等疏解經義的補充資料,皆於註腳中說明。有關各傳本的差異整理,請參附錄一。

1說法因緣

1.1地點與時間

1. Eva½ me suta½. Eka½ samaya½ Bhagav± S±vatthiya½ viharati Jetavane An±thapiº¹ikassa ±r±me.[3]

相應中譯: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311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滿願子:聞如是。一時佛遊摩鳩羅無種山中,與大比丘俱比丘五百。

有部律:佛…()…今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

 

1.2 往詣佛陀

2. Atha kho  ±yasm± Puººo s±yaºhasamaya½ paµisall±n± vuµµhito[4] yena Bhagav± tenupasaªkami; upasaªkamitv± Bhagavanta½ abhiv±detv± ekam anta½ nis²di.

相應中譯:大德富樓那[5]午後從寂靜的禪坐起來,往詣世尊。到達後,禮敬世尊,坐於一邊。

311爾時尊者富樓那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

滿願子:爾時賢者邠耨晡時[6]從宴坐起,往詣佛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稽首足下。

有部律:〔這段故事因緣是圓滿尊者未出家前原為商主,出海尋寶後,向給孤獨長者表明想在善法律中出家的意願,於是長者帶領他往詣世尊,在世尊面前出家。〕爾時具壽圓滿頂禮佛足,退坐一面。

  

2 於六入處的修習

2.1富樓那向佛陀請法

3. Ekam anta½ nisinno kho ±yasm± Puººo Bhagavanta½ etad avoca– “S±dhu[7]  me[8], bhante[9], Bhagav± sa½khittena dhamma½ desetu[10], yam aha½ Bhagavato dhamma½ sutv± eko v³pakaµµho appamatto ±t±p² pahitatto vihareyyan[11]”ti. “Tena hi, Puººa, suºohi, s±dhuka½ manasikarohi[12];; bh±siss±m²”ti. “Eva½, bhante”ti kho ±yasm± Puººo Bhagavato paccassosi. Bhagav± etad avoca–

相應中譯:坐在一邊的大德富樓那對世尊這樣說:「尊者!請世尊簡略為我教示法——聽了世尊的法之後,我可以獨自遠離、不放逸、精進、自勵而住。」
〔尊:〕「既然這樣,富樓那!仔細聽,好好地思惟!我要說了。」
〔富:〕「如是,尊者!」大德富樓那回應世尊。世尊這樣說:

311白佛言:「善哉!世尊為我說法。我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

滿願子:叉手白佛:「善哉!世尊為我且講要法,我當奉行,令身長夜安隱無極[13]。」

有部律:白佛言:「唯願世尊為我善說法要,令我從佛聞其法要,使我獨住於寂靜處,不復放逸,一心懃修,得安隱住。是故我今捨除家室,正信出家,剃除鬚髮,被服袈裟,修其梵行,於現法中證獲通智[14]:『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2.2 佛陀略說六入處法門
2.2.1由六入處說苦之集起

4. 1Santi kho, Puººa, cakkhuviññeyy± r³p± iµµh± kant± man±p± piyar³p± k±mupasa½hit±[15] rajan²y±[16]. 2Tañce bhikkhu abhinandati abhivadati ajjhos±ya tiµµhati. 3Tassa ta½ abhinandato abhivadato ajjhos±ya tiµµhato uppajjati nandi[17]. 4‘Nandisamuday± dukkhasamudayo, Puºº±’ti vad±mi. Santi kho, Puººa, sotaviññeyy± sadd±… gh±naviññeyy± gandh±… jivh±viññeyy± ras±… k±yaviññeyy± phoµµhabb±… Santi kho, Puººa, [18]manoviññeyy± dhamm± iµµh± kant± man±p± piyar³p± k±mupasa½hit± rajan²y±. Tañce bhikkhu abhinandati abhivadati ajjhos±ya tiµµhati. Tassa ta½ abhinandato abhivadato ajjhos±ya tiµµhato uppajjati nand². ‘Nandisamuday± dukkhasamudayo, Puºº±’ti vad±mi.

相應中譯:〔尊:〕「富樓那!1[19]有眼所識知的諸色——所欲求的、可愛、可意、宜人、伴隨諸欲、引發貪欲〔的諸色〕。2若比丘喜歡[20][21],歡迎彼,繫著彼而住,3當〔他〕喜歡彼、歡迎彼、繫著彼而住時,喜生起。富樓那!我說:4『由於喜之集起,而有苦之集起』。富樓那!有耳所識知的諸聲……(略),鼻所識知的諸香……(略),舌所識知的諸味……(略),身所識知的諸觸……(略),有意所識知的諸法——所欲求的、可愛、可意、宜人、伴隨諸欲、引發貪欲〔的諸法〕。若比丘喜歡彼、歡迎彼、繫著彼而住,當〔他〕喜歡彼、歡迎彼、繫著彼而住時,喜生起。富樓那!我說:『由於喜之集起,而有苦之集起』。

311:佛告富樓那:「善哉!善哉!能問如來如是之義。諦聽!善思!當為汝說。1若有比丘眼見可愛、樂、可念、可意、長養欲色。2見已,欣悅、讚歎、繫著;3欣悅、讚歎、繫著已,歡喜;歡喜已,樂著;樂著已,貪愛;貪愛已,阨礙。4歡喜、樂著、貪愛、阨礙故,去涅槃遠。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滿願子:佛言:「諦聽!善思,念之!」邠耨應:「唯然!世尊!」
佛告邠耨:「1目見好色——可眼之物、所可愛〔、可〕樂、貪欲之。耳貪[22]好聲……,鼻識好香……,舌知美味……,身著細滑更樂[23]——可意〔、可〕愛、於所欲慕、於貪求。2假使比丘欣樂、然可[24]、心處中已貪住[25]3則樂、迷惑,4從是[26]致患憂惱之慼。

有部律:作是語已,世尊告曰:「善哉!善哉!如汝所請,得聞法要,乃至不受後有。是故,圓滿汝當諦聽!善思,念之!我為汝說。1既有眼識[27]了知於色——可愛、光彩、是悅意事、與欲相應、令人愛著如是諸欲。2苾芻見已,便起樂欲、讚歎、愛著,3由此便生喜愛之心;有喜愛已,即起貪心;由貪心故,與欲和合。4由喜、貪相應故,遠離涅槃。圓滿!既有耳識了知於聲……,鼻識知香[28]……,舌識知味……,身識知觸……,心識知法——可愛、光彩……。廣說如上,乃至遠離涅槃。

 

2.2.2 由六入處說苦之滅盡

5. 1Santi ca[29] kho, Puººa, cakkhuviññeyy± r³p± iµµh± kant± man±p± piyar³p± k±mupasa½hit± rajan²y±. 2Tañce bhikkhu n±bhinandati n±bhivadati n±jjhos±ya tiµµhati, 3tassa ta½ anabhinandato anabhivadato anajjhos±ya tiµµhato nirujjhati nand²[30]. 4‘Nandinirodh± dukkhanirodho, Puºº±’ti vad±mi. “Santi ca kho, Puººa, sotaviññeyy± sadd±… gh±naviññeyy± gandh±… jivh±viññeyy± ras±… k±yaviññeyy± phoµµhabb±[31]…manoviññeyy± dhamm± iµµh± kant± man±p± piyar³p± k±mupasa½hit± rajan²y±. Tañce bhikkhu n±bhinandati n±bhivadati n±jjhos±ya tiµµhati, tassa ta½ anabhinandato anabhivadato anajjhos±ya tiµµhato nirujjhati nand²*. ‘Nandinirodh± dukkhanirodho, Puºº±’ti vad±mi.

相應中譯:富樓那!1有眼所識知的諸色——所欲求的、可愛、可意、宜人、伴隨諸欲、引發貪欲〔的諸色〕。2若比丘不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3當〔他〕不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時,喜滅去。富樓那!我說:4『由於喜之滅去,而有苦之滅去』。富樓那!有耳所識知的諸聲……(略),鼻所識知的諸香……(略),舌所識知的諸味……(略),身所識知的諸觸……(略) 有意所識知的諸法——所欲求的、可愛、可意、宜人、伴隨諸欲、引發貪欲〔的諸法〕。若比丘不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當〔他〕不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時,喜滅去。富樓那!我說:『由於喜之滅去,而有苦之滅去。』

311富樓那!1若比丘眼見可愛、〔可〕樂、可念、可意、長養欲之色。2見已,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3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故,不歡喜;不歡喜故,不深樂;不深樂故,不貪愛;不貪愛故,不阨礙。4不歡喜、不深樂、不貪愛、不阨礙故,漸近涅槃。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滿願子:假使,邠耨比丘!1目見色者——可眼之物,……2不以歡樂、心不處中,……4患則除。耳、鼻、口、身、意亦復如是。

有部律:圓滿!1有眼了知於色——可愛、光彩、是悅意事……等。如前說者,4能不染著,即近涅槃。

 

3 面對外境迫害[32]的思惟

3.1 將住輸盧那

6. “Imin± tva½[33], Puººa, may± sa½khittena ov±dena ovadito[34] katamasmi½[35] janapade viharissas²”ti?
““Imin±ha½, bhante, bhagavat± sa½khittena ov±dena ovadito, [36] Atthi, bhante, Sun±paranto
[37] n±ma janapado, tatth±ha½ vihariss±m²”ti.

相應中譯:富樓那!你已得[38]我以此簡略教誡,將住何處?」

〔富:〕「尊者!我已蒙世尊以此簡略教誡。尊者!有個名叫輸盧那的地方,〔我〕 將住彼處。」

311:佛告富樓那:「我已略說法教,汝欲何所住?」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我已蒙世尊略說教,我欲於西方輸盧那人間[39]遊行。」

滿願子:是為粗舉要法,佛之教誨以誡汝,今欲所遊?」
邠耨白佛:「唯然!世尊!有一國名首那和蘭,欲遊彼國。」

有部律:此要略法,我為汝說,汝今意樂欲何所住?」
圓滿答曰:「我今聞佛要略法義,樂欲於彼輸那鉢羅得伽國而住。」

 

3.2 面對言語的迫害

7. “Caº¹± kho,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pharus± kho,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Sace ta½[40],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akkosissanti paribh±sissanti[41], tatra[42]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 [43]ti?

“Sace ma½,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akkosissanti paribh±si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44] ‘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su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ya½ me[45] nayime p±ºin± pah±ra½ dent²’ti. Evam ettha ,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富樓那!輸盧那人兇暴易怒。富樓那!輸盧那人言語粗暴。若輸盧那人叱責、辱罵、誹謗你,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若輸盧那人叱責、辱罵、誹謗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手打我。』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佛告富樓那:「西方輸盧那人兇惡、輕躁、弊暴、好罵。富樓那!汝若聞彼兇惡、輕躁、弊暴、好罵、毀辱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彼西方輸盧那國人面前兇惡、訶罵、毀辱者,我作是念:『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於我前兇惡、弊暴、罵、毀辱我,猶尚不以手、石而見打擲。』」

滿願子:佛言:「彼國凶惡,志懷麁,不能柔和,喜亂人。假使彼國異心[46]凶人罵詈、毀辱,當云何乎?」
「假使彼國異心惡人罵詈、辱我,我當心念:『愛我、敬我,[47]尚原赦[48]我,手不我。』」

有部律:佛告圓滿:「住彼國人多懷暴惡、兇麁、獷戾、嗔恚、惡罵。若彼人等於汝惡罵、嗔恚、兇麁,於眾人中陵辱、誹謗,如此之事,汝意云何?」
圓滿答曰:「若彼罵時,乃至誹謗,我當作如是意:『將彼人等並為賢善,[49]不以杖木、瓦石、拳脚等而打於我。』」

 

3.3 面對肢體的迫害
3.3.1用手

8.  “Sace pana[50] te,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p±ºin± pah±ra½ dassanti, tatra* pana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ti?

“Sace me*,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p±ºin± pah±ra½ da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 ‘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su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ya½ me* nayime le¹¹un± pah±ra½ dent²’ti. Evam ettha,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可是,富樓那!若西方輸盧那人用手打你,那麼,富樓那!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若輸盧那人用手打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土塊打我。』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併於前段〕

滿願子:佛言:「假使[51]汝,當奈之何?」邠耨白曰:「當心念言:『尚復愛我、敬我,賢善柔和,不以瓦石而打擲我。』」

有部律:〔併於前段〕

 

3.3.2 用土塊

9. “Sace pana te,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le¹¹un± pah±ra½ dassanti, tatra* pana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ti?

“Sace me,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le¹¹un± pah±ra½ da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 ‘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su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ya½ me* nayime daº¹ena pah±ra½ dent²’ti. Evam ettha,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可是,富樓那!若輸盧那人用土塊打你,那麼,富樓那!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若輸盧那人用土塊打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桿棒打我。』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佛告富樓那:「彼西方輸盧那人但兇惡、輕躁、弊暴,罵辱於汝則可。脫[52]復當以手、石打擲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西方輸盧那人脫以手、石加於我者,我當念言:『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

滿願子:佛言:「假使以瓦石打擲汝,當奈之何?」
 
邠耨白曰:「其國人善,仁和溫雅,[53]不以刀、杖傷擊我身。」

有部律:佛告圓滿:「彼國人等極甚暴惡、兇麁、獷戾、惡毒、嗔恚,若當以木石等而打汝者,於意云何?」
圓滿答曰:「世尊!若彼國人以木、石、手等來打我時,當作是念:『彼國人等極大賢善,不以刀劍而害於我。』」

3.3.3 用棍杖

10. “Sace pana te[54]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daº¹ena pah±ra½ dassanti, tatra pana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ti?

  “Sace me,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daº¹ena pah±ra½ da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 ‘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su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ya½ me* nayime satthena pah±ra½ dent²’ti. Evam ettha,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可是,富樓那!若輸盧那人用棍杖你,那麼,富樓那!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若輸盧那人用棍杖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刀我。』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併於前段〕

滿願子:〔併於前段〕

有部律:〔併於前段〕

 

3.3.4 用刀

11.  “Sace pana te,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satthena pah±ra½ dassanti, tatra pana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ti?

“Sace me,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satthena pah±ra½ da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 ‘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subhaddak± vatime Sun±parantak± manuss±, ya½ ma½* nayime tiºhena satthena j²vit± voropent²’ti. Evam ettha,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可是,富樓那!若輸盧那人用刀你,那麼,富樓那!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輸盧那人用刀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利刃奪我性命。』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佛告富樓那:「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汝者,復當云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我者,當作是  『彼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以刀、杖而加於我,而不見殺。』」

滿願子:佛言「假使刀、杖傷擊汝身,當奈之何?」
邠耨白曰:「我當念言:『其國善,柔和溫雅,不以利刀害我身命。』」

有部律:佛復告圓滿曰:「其國人等極懷惡毒、兇暴、獷戾,若以刀劍、木、石而害汝者,汝意云何?」
圓滿答曰:「我當作如是意:『彼諸人等極大賢善,雖以刀劍而害於我,不斷我命。』」

 

3.4 面對生命的迫害

12. “Sace pana tva½[55], Puººa, Sun±parantak± manuss± tiºhena satthena j²vit± voropessanti, tatra pana te, Puººa, kinti bhavissat²”ti?

“Sace ma½, bhante, Sun±parantak± manuss± tiºhena satthena j²vit± voropessanti, tatra* me eva½ bhavissati– ‘Santi kho tassa Bhagavato s±vak± k±yena ca j²vitena ca aµµhiyam±n± har±yam±n±[56] jiguccham±n± satthah±raka½ pariyesanti, ta½ me ida½ apariyiµµhaññeva[57] satthah±raka½ laddhan’ti. Evam ettha, Bhagav±, bhavissati; evam ettha, Sugata, bhavissat²”ti.

相應中譯:〔尊:〕「可是,富樓那!若輸盧那人用利刃奪你性命,那麼,富樓那!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
〔富:〕「尊者!輸盧那人用利刃奪我性命,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有世尊的弟子們正對身體和生命感到苦惱、慚愧和厭憎,他們遍求持刀者〔來殺自己〕。[58]我卻不必遍求就得到此持刀者。』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

311佛告富樓那:「假使彼人脫殺汝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西方輸盧那人脫殺我者,當作是念:『有諸世尊弟子,當厭患身,或以刀自殺,或服毒藥,或以繩自繫,或投深坑。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於我朽敗之身,以少作方便,便得解脫。』」

滿願子:佛言:「假使利刀害汝身命,當奈之何?」邠耨白曰:「我當心念言:『身有六情為之所患,厭身眾不淨流出。求刀為食,志唯在味,入然,以刀為食。』」

有部律:佛復告圓滿曰:「其國人等甚懷惡毒、兇麁、獷戾,若盡汝命,意復如何?」圓滿答曰:「彼人若斷我命時,當如是念:『有佛聲聞弟子,尚厭報身,受諸苦惱,心懷慚耻,以其刀、毒及以方便而自斷命。彼國之人能斷我命,極為賢善。乃能令我離此穢身,自不勞苦。』」

 

3.5 佛陀讚揚富樓那

13. “S±dhu s±dhu, Puººa! Sakkhissasi[59] kho tva½, Puººa, imin± dam³pasamena[60] samann±gato Sun±parantasmi½ janapade viharitu½[61]. Yassa d±ni tva½, Puººa, k±la½ maññas²”ti.

相應中譯:「善哉!善哉!富樓那!你已具足此調伏寂止,可住在輸盧那。富樓那!現在可隨你覺得適當時〔去〕。[62]

311佛言:「善哉!富樓那!汝善學忍辱,汝今堪能於輸盧那人間住止。汝今宜去度於未度,安於未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

滿願子:佛言:「善哉!邠耨!汝能堪任以是比像,調順寂然,忍辱仁賢。處於彼國隨意所欲。」

有部律:爾時佛告圓滿:「善哉!善哉!汝今乃能成就意樂,柔和忍順,得住彼國。應當往彼!汝當度苦,亦應度他;汝當速得解脫,亦應解脫於人;汝當得安隱,應亦安隱於人;當得涅槃,應令他得涅槃!」

 

4 富樓那的行踐

4.1富樓那往住方輸盧那

14. Atha kho ±yasm± Puººo Bhagavato vacana½[63] abhinanditv± anumoditv± uµµh±y±san± Bhagavanta½ abhiv±detv± padakkhiºa½ katv± sen±sana½ sa½s±metv± pattac²varam ±d±ya yena Sun±paranto janapado tena c±rika½ pakk±mi. Anupubbena c±rika½ caram±no yena Sun±paranto janapado tad avasari. Tatra suda½ ±yasm± Puººo Sun±parantasmi½ janapade viharati.

相應中譯:然後,大德富樓那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從坐具站起,禮敬右繞世尊之後,收拾坐卧具,取衣鉢,往輸盧那遊行。[64]〔他〕次第遊行著,遷徙到西方輸盧那。大德富樓那就住在西方輸盧那該處。

311爾時富樓那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爾時尊者富樓那夜過晨朝著衣持,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出,付囑臥具,持衣,去至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到已,夏安居。[65]

滿願子:於是,邠耨即從起,稽首佛足,右遶三匝[66],自詣其室。即夜蓋藏床臥安眠,[67]明晨著衣持鉢,往詣彼國。

有部律:然具壽圓滿聞佛說已,甚大歡喜,禮佛而去。爾時具壽圓滿於逝多林給孤獨園,止宿而住。於晨朝時,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飯食訖,攝持臥具,捨之而去。執持衣鉢,往詣輸那鉢羅得伽國人間遊行。〔有一段經文教化獵人,與此段討論無關,暫略。〕

 

4.2 富樓那在該地教化及自證三明

15. Atha kho ±yasm± Puººo tenevantaravassena pañcamatt±ni up±sakasat±ni paµip±desi[68]. Tenevantaravassena pañcamatt±ni up±sik±sat±ni paµip±desi[69]. Tenevantaravassena tisso vijj± sacch±k±si[70]. Tenevantaravassena parinibb±yi.[71]

相應中譯:然後大德富樓那就在該雨安居期間教化五百優婆塞。就在該雨安居期間教化五百優婆夷。就在該雨安居期間自作證三明[72]。就在該雨安居期間入般涅槃[73]

311:為五百[74]優婆塞說法,建立五百僧伽藍[75],繩床、臥褥、供養眾具悉皆備足。三月過已,具足三明,即於彼處入無餘涅槃。

滿願子:[76]在其國於一夏中教化勸立諸清信士[77]凡五百人,清信女五百人,興于寺舍五百,室床五百,及法坐具、被枕各各五百,化五百人皆為沙門。在於其歲證三達,尋滅度。

有部律:當此之時,別有五百男子為鄔波索迦,五百女人為鄔波斯迦,於彼城中造五百毘訶羅,并給無量繩床、木床、大小臥具。圓滿即於彼住三月夏安居。三月滿已,於此身中,斷諸煩惱,證阿羅漢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得如實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心無障礙,如手撝空,刀割香塗,愛憎平等,觀金與土等無有異,於諸名利無不棄捨,釋梵諸天悉皆恭敬。

 

4.3 佛陀證實富樓那已般涅槃

16. Atha kho sambahul± bhikkh³ yena Bhagav± tenupasaªkami½su; upasaªkamitv± bhagavanta½ abhiv±detv± ekamanta½ nis²di½su.[78]

相應中譯:然後,許多比丘往詣世尊。(到達後,禮敬世尊,坐於一邊。)

311:〔已畢。〕

滿願子:滅度未久,諸比丘眾無央數千,往詣佛所,稽首足下,[79]在一面。

有部律:〔無〕

 

17. Ekam anta½ nisinn± kho te bhikkh³ Bhagavanta½ etad avocu½– “yo so, bhante, Puººo n±ma kulaputto Bhagavat± sa½khittena ov±dena ov±dito*, so k±laªkato[80]. Tassa k± gati ko abhisampar±yo”ti?

“Paº¹ito, bhikkhave, Puººo kulaputto ahosi[81], paccap±di dhammass±nudhamma½[82], na ca ma½ dhamm±dhikaraºa½ vihesesi[83]. Parinibbuto, bhikkhave, Puººo kulaptutto”ti.  Idam avoca bhagav±. Attaman± te bhikkh³ bhagavato bh±sita½ abhinandunti.[84]

相應中譯:坐在一邊的諸比丘對世尊這樣說:「尊者!名叫富樓那的善男子,曾蒙世尊簡略教誡,他已經死了。他生於何趣?有何來生?」
〔尊:〕「諸比丘!富樓那善男子[85]是智者。他依法而行,不因法惱害我。諸比丘!富樓那善男子已般涅槃。」世尊說此。諸比丘悅意、歡喜世尊所說。

311:〔已畢。〕

滿願子:俱白佛言:「有一比丘名曰邠耨,佛為粗舉說其要法,今已滅度。已來未久,為何所獲得?何證乎?」佛言:「諸比丘!彼族姓子[86]已興三達[87],證得六通,諦觀順法[88],無與等者。不與餘事,唯講法典。諸漏盡,無復塵垢,已度想念,脫于智慧。現在於法極達,諸通證具足,於生死已斷,稱梵行,所作已辦,鮮名色本,諸慧無。聖智具足,已得羅漢。」於時,世尊莫不稱譽咨嗟無極[89]邠耨.文陀尼子[90]佛說如是,比丘莫不歡喜。

有部律:〔無〕

三、        義理與研究

(一)、         全經概要與傳本

如前言所概述,巴利二經內容幾乎完全一致,但分別收編於《相應部》及《中部》。這種一經分別收編於同一傳統的不同部《尼柯耶》或《阿含》,少數現象。Pande1995:176179)並未判斷此二經屬於早期或晚期的《尼柯耶》。

關於漢譯的二傳本,根據經錄記載,法經、彥琮和靜泰的《眾經目錄》以及《大周刊定眾經目錄》在《滿願子》項下都註明:「出《雜阿含》第十三卷」。因為《雜阿含311》剛好就收編於《雜阿含》卷十三,可見,此四經錄認為此經是《雜阿含311》的重譯。《開元釋教錄》也註明:「僧祐失譯錄。中有晉言,故移編此。出雜阿含第十三卷,異譯」[91],將之附於東晉錄。僧祐雖將之收編於失譯錄,但並未見到經文。[92]仔細比對經文內容,發現《雜阿含311》與《滿願子》二經的相似度遠不如巴利二經之間。漢譯二經的差異並非出自譯詞之不同,主要是表達的內容及敍述的詳略都有差異,可能是由於此二經的傳本不同。再看《雜阿含311》和《有部律》之間的相似度,反而高於其與《滿願子》之間。可能是因為《雜阿含》和《有部律》同屬有部的傳統。

藉由前文科判以及PTS版《SN 35:88》經文所標示的段落來看,全經共科判為四,含十七個段落。

科判1含段落12,乃本經的緣起。
科判2含段落35,世尊教示六入處法門。
科判3含段落613,討論面對各種可能迫害時的思惟。
科判4含段落1417,描述富樓那到該地的教化事宜及佛陀對他的讚揚。

以《SN 33:88》和對應的《雜阿含》來說,本經收編於《六入處相應》,六入處法門的教示自然不可或缺。然而,就篇幅比重而言,面對各種可能迫害時的思惟,則佔全經將近二分之一的篇幅,是六入處法門的二倍,顯然是本經的重點。相較於六入處法門遍見於《六入處相應》,尊者富樓那面對迫害的思惟則唯見於本經,尤顯獨特。因此,本文以下擬討論三個議題。依經文順序,先略談「六入處法門」,再詳述「面對迫害的思惟」,最後討論本經的主要人物——尊者富樓那,並以後二者為研討重點。

 

(二)、         六入處的修習

有關六入處法門的修習[93],亦即所謂守護根門(indriyesu guttadvAra),在《雜阿含》和《尼柯耶》的《六入處相應》中,許多經分別從各種角度說明教授,如:「不以眼識取於色相,取隨形好」[94]、「於可念色不起樂著,不可念色不起憎惡,繫念而住」[95]等。本經所教導的特色在於說明面對「可意境」——亦即所喜歡、所追求的種種外境——時,隨著應對方式之不同,將分別引生苦的集起或滅盡。本節的討論著重於各傳本此段教導的內容詳略,兼略談漢譯傳本的譯詞。

首先看各傳本此段教導的詳略差異。《SN 35:88》的經文最為簡短,以眼色一組為例,整理圖表如下:

2圓角矩形: ○1有眼所識的諸可愛色喜樂、歡迎、
繫著於彼而住        à


 
3喜生起 à


4苦集起

2不喜樂、不歡迎、
不繫著於彼而住      à


 
3喜滅去 à


4苦滅盡

 

為什麼「由於喜之集起,而有苦之集起」以及「由於喜之滅盡,而有苦之滅盡」,《SN 35:88》沒有進一步說明。雜阿含311》的此段經文較詳細,可藉以理解。

見已,欣悅、讚歎、繫著;欣悅、讚歎、繫著已,歡喜;歡喜已,樂著;樂著已,貪愛;貪愛已,阨礙。歡喜、樂著、貪愛、阨礙故,去涅槃遠

見已,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故,不歡喜;不歡喜故,不深樂;不深樂故,不貪愛;不貪愛故,不阨礙。不歡喜、不深樂、不貪愛、不阨礙故,漸近涅槃。[96]

在此也將漢譯諸經的內容整理圖表如下,以對照其內容詳略。

311》:

2圓角矩形: ○1眼見可愛色欣悅、讚歎、
繫著        à

3
歡喜 à


樂著 à


貪愛 à


阨礙 à

4遠離
涅槃

 

2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       à


3
不歡喜 à



不深樂 à



不貪愛 à



不阨礙 à

 

4漸近涅槃


《有部律》:

2圓角矩形: ○1有眼識了知於(可愛)色樂欲、讚歎、
愛著        à

3
起喜愛心  à


起貪心 à


與欲和合 à

4
遠離涅槃

 

《滿願子》:

圓角矩形: ○1目見好色2欣樂、然可、
心處其中已貪住


3樂、迷惑 à


致患4致患憂惱之慼之慼

 

由以上圖表可看出,《雜阿含311》和《有部律》的內容相近,《滿願子》和《SN 35:88》較相近。若只從此經的巴利經文,不易理解為何「喜集起」會引生「苦集起」。然而,藉由漢譯《雜阿含311》和《有部律》的脈絡,則可建立:由喜生樂,由樂生貪,因貪而與欲和合。因此,若與喜、貪相應,終將遠離涅槃。《中部註》說段落45二段經文分別是四聖諦中「苦集諦」和「苦滅諦」的小型經文。[97]此處巴利本的「苦集起」或「苦滅盡」與漢譯的「遠離涅槃」或「漸近涅槃」,意義是相通的。[98]

再從巴利其他經來理解喜與貪的關係。與《SN 35:88》同一相應的《SN 35:63》提到:「……喜生起。有喜故,有貪;有貪故,有束縛。為喜之結縛所繫縛的比丘稱為隨伴住者」。反之,「……滅去。無喜故,無;無貪故,無束縛。離繫於喜之結縛的比丘稱為獨住者」。[99]在同一相應《喜滅盡品》(nandikkhaya -vagga)的《SN 35:155-158》四經都提到「因喜滅盡而貪滅盡,因貪滅盡而喜滅盡,因喜、貪滅盡,稱為心善解脫(suvimuttaM)」[100]。由這些經典可了知喜的生滅,會引生貪的生滅。喜和貪滅盡,即成就阿羅漢果。

然而引起喜、貪,乃至苦集起的癥結所在是什麼呢?再將此二段經文細分科判如下,以配合上述諸表及經文理解。

A. 先說色 ………………………………段落4 ……段落5
A.1 有諸可意色 ……………………………1………1
A.2
對可意色的態度 ………………………2………2
A.3
態度引生「喜」等心理反應 …………3………3
A.4
「喜」等心理反應引生的結果 ………4………4
B
. 復說聲等五境

先看A.1可意色。隨著個人的主觀好惡,色等外境可分為可意、不可意及可意不可意等三類。本經的教導乃針對「可意境」。巴利的「所欲求的(iTThA)、可愛(kantA)、可意(manApA)、宜人piyarUpa)、伴隨諸欲(kAmupasMhitA)、引發貪欲(rajanIyA)」等六個形容詞,及漢譯的「可愛、樂、可念、可意、長養欲」等五個形容詞,譯詞略異,但概念相同,都是在形容「可意境」。前四者皆表明本經所教導的是「可意」的色等外境,「伴隨諸欲、引發貪欲」及「長養欲」是在說明這些「可意境」的作用(或影響力)。

這段「1可意境」的描述通於「4苦集起」與「4苦滅盡」二段經文,可知「可意境」並不是影響「苦之集或滅」的原因。真正的關鍵要因在於A.2面對可意境時的「態度」——「2喜歡彼、歡迎彼、繫著彼而住[101]或「2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這正是本經所教導六入處的重點所在。

最後略談譯詞。首先,討論段落4六根對應六境的經文。《SN 35:88》是眼「所識知的」諸色,其他耳聲等五組亦同。《有部律》是「眼識、了知於色」,耳聲一組亦同,以及「鼻識知香,舌識知味,身識知觸,心識知法」。《雜阿含311》只有眼「見」可愛色,其他五組為「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滿願子》為「目好色……耳好聲,鼻好香,舌美味,身細滑更樂」。可看出《有部律》的「〔所〕識知〔的〕」[102]同於《SN 35:88》,反而異於《雜阿含311》的「見」。《滿願子》則兼含二者,略顯奇特,尤其該經文好聲」和「身細滑更樂」不同於各傳本。[103]「更樂」是「觸」。「貪」和「著」二詞都含貪著、染著等的負面意涵。但各傳本的「識知」或「見」只是六根覺知六境,並不含有價值判斷。這可能是《滿願子》譯者為幫助讀經者理解經義所增添的「詮釋」。

其次,再看眼色以外的耳聲等五組從略經文的項目和位置。《滿願子》段落5和其他各傳本都置於科B,項目為耳(聲)到意(法)等五組,連同眼色一組,共六組,符合「六入處」的內容。《滿願子》段落4置於科判A.1,項目只含「耳聲、鼻香、舌味、身更樂」等,連同眼色共「五」組,缺少「意法」一組。

《滿願子》段落4的經文有諸疑誤:六入處項目短少「意法」一組;「見、貪、識、知、著」的譯法既不一致,又不同於各傳本;耳聲等從略經文的位置也不同於該經段落5和各傳本。

再看各傳本對於耳聲等五組從略經文的表達方式。《SN 35:88》和《有部律》都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等「根境」一組表達經文從略。《滿願子》段落4同前二經,也是「根境」一組略說;但段落5則同《雜阿含311》為「耳、鼻、舌、聲、意」亦復如是,以「根」為代表。《SN 35:88》經文所談的對象是根所識知的「境」,重點在於應對時的態度。《雜阿含311》的重點似乎在「根」對境的「見」等識知。二種表達方式和重點略異。

經由上述分析,可知各傳本對六入處法門的教說基本上是共通,但詳略和重點略異。本經所教授六入處法門的重點是:對色等可意境,如果喜歡彼、歡迎彼、繫著彼而住」就會生喜,因而引生「苦集起」,遠離涅槃。反之,如果「不喜歡彼、不歡迎彼、不繫著彼而住」,喜不會生起,因而引生「苦滅盡」。因為只要和喜、貪相應,就與涅槃不相應,遠離涅槃。所以,正確面對可意境,態度應不喜樂、不歡迎、也不要繫著,要守護六根。

 

(三)、         面對迫害的思惟

如前所述,這段有關面對外境迫害的應對,不僅因為其篇幅大而引起筆者注意,更特別的是,尊者富樓那面對外境迫害時的思惟。佛陀在聽了其想法後,也讚嘆他已具足調伏寂止。但是,對我們一般凡夫而言,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面對這種種外境的迫害,除了本經,聖典又如何教導呢?筆者希望進一步了解這部分的相關義理。

 

1.          對加害者的看法

 

迫害方式

巴利二經

巴利二經語譯

雜阿含311

滿願子

有部律

叱罵、
誹辱

bhaddakA vata …..

subhaddakA vata

善良……,
非常善良

賢善智慧

愛我、敬我,尚原赦我

將彼人等並為賢善

尚復愛我、敬我賢善柔和

極大賢善

土石

,仁和溫雅

棍杖

,柔和溫雅

以利刃取命

(無)

極為賢善

 

比較以上諸傳本,三個漢譯本都共同有「賢善」一詞,與巴利語bhaddakA「善良的」對等。《雜阿含311》的「智慧」是否合宜?根據文脈,一般描述對方不以更嚴重的方式傷害時,我們說會對方「善良」,而非「有智慧」。又,以「賢善智慧」及「賢善聰慧」捜尋CBETA,了解這個詞出現在《阿含經》時,用於形容什麼人。發現只有三筆:一是本經,一是《雜阿含1168》形容三十三天,一是《雜阿含1193》形容尊者舍利弗和目犍連。後二經所形容對象的特質與本經所描述的輸盧那人民特質——兇惡、輕躁、弊暴、好罵」,迥然不同。《雜阿含311》的「智慧」一詞在此經的脈絡,似乎不太合宜。再看經文對各種外境迫害的描述各傳本說法都是前後一致,唯有《滿願子》在叱責和手二種狀況,多了「愛我、敬我」的描述。其他傳本皆無此描述。如果對方基於對我的親愛和恭敬,發生衝突時,只訴諸言語或手,不用土石、刀杖等會造成流血外傷,乃至會傷及性命的利刃,在情理上似乎合理。

2.          安忍與調伏寂止

佛陀聽了尊者富樓那的回應後,讚歎他已具足調伏寂止。在此,《相應註》說明此處的「調伏」(dama)是安忍(kanti),「寂止」(upasama)是其同義詞。[104]此說法也見於漢譯經文,《雜阿含311》:「汝善學忍辱」,《滿願子》:「調順寂然忍辱仁賢」。也就是他已具足安忍調伏,才能如此地回應與面對佛陀所提問的各種可能傷害。所以,本經此一段落的重點在於忍辱(khanti)。

不論在南傳上座部的十波羅蜜,或大乘的六波羅蜜,「忍辱」都是其中一支。在《DN 14.大本經》及對應的漢譯《長部》諸經,都記載佛陀為諸比丘講說波羅提木叉時,說偈:「忍辱〔和〕堪忍乃最上苦行,諸佛說涅槃最勝。傷害他人者當然不是出家人,惱害他人者〔當然〕不是沙門。」[105]但是,為什麼要忍辱?這與解脫生死有關嗎?《瑜伽師地論》的說明為:

若有復能於善說法毘奈耶中清淨出家。既出家已,具足忍力。為護尸羅,雖遭他罵、侵惱、訶責或以身手、瓦礫、刀杖敺擊迫害,恐壞尸羅,當為障礙。1心無惡念,不出惡言,[106]2唯緣彼境,與慈俱心於一切方遍滿而住。由此因緣,於現法中自他相續所有怨害並皆止息,當生無惱樂世界中,無多怨敵,為世欣仰,眾所樂見。如是善修正方便已,依增上戒起增上心,依增上心發增上慧,當於聖諦入現觀時,則能永捨趣惡、趣業及諸惡趣。又修如先所得道故,漸次永除所有諸結,於有餘依涅槃界中而般涅槃。如是,後時於無餘依涅槃界中復般涅槃。[107]

也就是為了守護淨戒,所以,1修忍辱,2修慈無量心。因為,依增上戒起增上心,依增上心發增上慧,如此漸次永除諸結,最後體證涅槃。因為修忍辱,所以,心無惡念,不出惡口。不惡口是最基本的十善業,是戒行的基本。至於心無惡念,《法句經1》說:「一切法以意為前導,以意為最勝,由意所造」,《法句經3-5》又說:

「他辱罵我、毆打我、擊敗我、強奪我」,纒縛於此想法的人,他們的怨恨不會止息。
「他辱罵我、毆打我、擊敗我、強奪我」,不纒縛於此想法的人,他們的怨恨會止息。
在此〔世間〕從未曾以怨恨止息怨恨,反而以無怨止息,這是永恆之法。[108]

也就是想法會影響瞋恚的生起與止息。惡念不僅會引起瞋恚,會進而引發害想,而訴諸於種種傷害眾生的身行。因此,首要在於防護心。心不存惡念,自然就不會引發惡口,乃至惡行。而更深入具體的方法,是修持慈心無量。

經典中也常看到忍辱與慈悲相伴。如:《大般涅槃經》:「廣修布施、忍辱、慈悲」[109]《毘婆尸佛經》:「悟老病死,入解脫門,行忍辱、慈悲,求涅槃安樂,永別親愛,願作沙門,名出家人。」[110]另外,在《起世因本經》卷八及異譯的《別譯雜阿含》記載佛陀前生為帝釋天王,與阿修羅王交戰,就是以「慈悲能忍」而勝阿修羅王,並說忍的功德:「見他瞋恚盛  但能行默忍  彼瞋自然滅  不煩刀杖力」[111]。佛陀「恒常懷忍,亦讚歎忍」,並教誡比丘也要如此:「汝等若於餘眾生邊能行忍辱,讚歎忍者;調順、慈悲,常行安樂,滅除瞋恚,讚無瞋者。諸比丘!汝等亦應作如是學。」[112]

以上是經典中有關安忍的教導。具體的實踐是「心無惡念,不出惡言」,與《富樓那經》中的思惟方式,似乎都和「想」或「念」有關,不禁讓筆諸想到此經中尊者富樓那回應佛陀的想法,是否與八正道中的「正思惟」有關。

3.          正思惟

本經中這段對談有特定的定型式。佛陀先問:「若輸盧那人用A方式迫害你,在該情況下你會怎麼想?」尊者富樓那就回答:「若輸盧那人用A方式迫害我,在該情況下我會這樣想:『此輸盧那人真善良,非常善良,這些人不用B的方式(比A更危及生命的方式)迫害我。』世尊!在此〔我〕會這麼想。善逝!在此〔我〕會這麼想。」《雜阿含》經文則更精簡傳神。接著,佛陀順著他的回答,進一步關心地反問,層層加深,從叱責(akkosissanti)、辱罵、誹謗(paribhAsissanti)等「言語迫害」,進而以手(pANinA)、土塊(leDDunA)、杖(daNDena)、刀(satthena)等「肢體迫害」,乃至最後以利刃取命(jIvitA oropenti)的「性命迫害」,尊者富樓那一直保有正向肯定的回應,完全沒負面的想法。但是,這種回應是正思惟嗎

如前所引「一切法以意為前導,以意為最勝,由意所造」,可知「想」會影響言語的口業和行為的身業。所以,培養正確、無染污的「想」很重要。根據《中阿含102經》及對應的《MN 19》,佛陀在未證悟無上正等覺時,將一切念頭分為二類:欲念、瞋念、害念為一類,無欲念、無瞋念、無害念為另一類。多思惟無欲念、無瞋念(即慈)、無害念(即悲),捨棄欲念、瞋念、害念,修習諸禪,定心清淨,最後成就解脫生老病死及一切苦。

正思惟是正確、無染污的想,既不是悲觀,也不是樂觀,是如實觀——就事物的本來樣貌了知、觀察和思惟。在此,尊者富樓那的想法又如何,其思惟是否悲觀?當然不是悲觀,否則他就不會想去該地安住弘法。若是悲觀,既然該地人民粗暴(caNdA)、惡語(pharusA),剛強難調伏,應該會放棄,不必冒生命危險,另擇福地而居。那麼是樂觀嗎?對於佛陀所問的種種可能傷害,他並未樂觀地認為對方不會真的如此傷害他。他只是基於該假設情況下[113],進一步陳述該情況下的事實——對方不以更嚴厲的方式傷害我。這是就當下事實思惟,應是如實觀。

從經典中對正思惟的詮釋來看,根據《SN 45:8》,正思惟是出離思惟、無瞋思惟、無害思惟。所謂的無瞋思惟就是慈,而無害思惟就是悲,此二者正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的前二支。[114]尊者富樓那在此經中的思惟方式,又如何呢?如前節科判,經中所提及的迫害可分為三類:叱責、辱罵、誹謗等屬於「言語迫害」,以手、土塊、杖、刀等「肢體迫害」,乃至最後以利刃取命的「性命迫害」。面對這三類迫害,尊者富樓那的回答中,完全沒有瞋恨、反擊、報復對方的想法,這正是「無瞋思惟」與「無害思惟」。而最後他對性命迫害的回答,展現的是:世尊弟子們求都求不得,自己卻不求自來,那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終於可以解脫此惱人色身」的坦然,正與「出離思惟」相應。整體來看,其回應是正思惟的展現。

4.          其他經典的教導

正如佛陀讚嘆尊者富樓那已具足安忍與調伏寂止,其回應是具足後的一種成就。那麼,對於初學者或未成就者面對這些外境的迫害時,經典如何教導?以下例舉一些經典中的教導。

1)、《MN 21.鋸喻經》與對應的《中阿含193》:

相對於《富樓那經》是尊者富樓那回答佛陀如何面對外境的迫害,《MN 21.鋸喻經》則是佛陀對比丘牟梨破群那(Moliyaphagguma)的教誨。因為該比丘常與比丘尼共同集會,只要有人在他面前誹難諸比丘尼眾,他就瞋恚、憎嫉,及至闘諍。於是佛陀教導他,在下面的四狀況下的修習法:

一、若有人在你面前,誹難彼等比丘尼;
二、若有人在你面前,以手打、以土石擊、以杖打、以刀打彼等比丘尼;
三、若有人誹難彼等比丘尼;
四、若有人以手打、以土石擊、以杖打、以刀打你;

應如是學:「我的心不變易,不發惡語。我是悲愍者,住於慈心,沒有瞋心」。[115]最後佛陀還教導有名的「鋸喻」,即使有盜賊以利鋸節節肢解我的身體,也要以該肢解者為所緣修慈等四無量心。這個「鋸喻」的教導,也被引用在契經及論書中,如:《中阿含30.象跡喻經》、《清淨論道》、《瑜伽師地論》等。

2)、《中阿含30.象跡喻經》:

此經是尊者舍利弗(漢譯為舍梨子),對諸比丘開示界法門。對於上述的種種外境迫害,教導三種不同的應對方法。當面對言語的傷害時:

若有他人罵詈、捶打、瞋恚責數者,彼作是念:我生此苦,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苦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116]

此處的「更樂」是「觸」。也就是觀察五蘊的無常,修習界法門,心住於止來應對。當進一步面對更嚴厲的手、土石、杖、刀等肢體的傷害時,則藉由觀察:「色身是破壞法、滅盡法、離散法」,正身正念,安定一心,並決心精勤修學世尊教授的法。最後,學習「鋸喻經」的教導,對傷害生命者起哀愍心,以彼為所緣修習慈等無量心。

3)、《中阿含131.降魔經》

惡魔波旬欲破壞比丘們的修習,便教唆梵志、居士罵詈、責備精進沙門,乃至以木打、以石擲、以杖撾傷精進沙門的頭,裂壞其衣,破其應器(即鉢)。這時候,如果沙門起惡心,惡魔便有機可乘;如果沙門起慈等四無量心,惡魔便無機可乘。[117]

綜合以上各經,發現當面對罵詈、謗辱、手打、石擲、棍杖、刀等種種傷害時,佛陀的教導都離不開與慈心俱的四無量心。從心理狀況來看,對方會以種種方式傷害我,表示對方心中存有瞋想、乃至害想。當我受到種種迫害時,身為凡夫的我必然也生起瞋想,乃至報復的害想。為什麼佛陀教導:在這種情況下要對迫害者起慈心等四無量心?這或許可以從佛陀的最終關懷來看。

佛教的最終目標是止息煩惱,究竟解脫。有情的最根本煩惱可以收攝為三,即貪、瞋、癡。當遇到不可意外境而瞋心生起時,最重要的是如何消除瞋心,尤其此時的瞋心是由深刻又直接迫害我們身心的傷害所引起,此時的瞋恨,對身為凡夫的我們來說,恐怕不只是瞋想或害想而已,而是一觸即發的具體反擊,或以言行、或以身行傷害對方。雖然,《法句經5》說:「在此〔世間〕從未曾以怨恨止息怨恨,反而以無怨止息,這是永恆之法」[118],但是,此時需要的是更具體可行,可提起心力的修習法。所以,佛陀教授以對方為所緣修習慈心等四種無量心。

5.          小結

如前所述,經典中像《富樓那經》一樣專講如何面對外境的迫害的教導並不多見,此經所提供的是應對方式之一。雖然,本經不如其他類似的諸經教授對傷害者修習慈心,但是,正如經中佛陀讚難尊者富樓那已具足調伏寂止,這樣的人必然深具慈心。就如《起世經》等說到佛陀前生為帝釋天王時,以慈忍戰勝阿修羅王一樣。《富樓那經》那一連串看似刻板的規律應對,深藏著安忍的智慧。而最後那段面對危及性命的回應,坦然正面地道出內心出離的志向,不禁讓人想到《大品犍度》佛陀要求六十位已成就阿羅漢的比丘們各個獨自遊行,度化眾生。也許尊者富樓那正是如此行踐佛陀度化眾生的志願。既然,已決意行踐忍慈及度眾,又可以解決聖弟子所憎厭困惱的色身之擾,了卻最希求的出離,又有何所畏懼!只不過,這是聖賢智者的境界與胸懷!這也激發筆者想進一步了解尊者富樓那的好奇心。

(四)、         尊者富樓那的探究[119]

本經因涉及翻譯,各經的漢譯人名和地名略有不同。本經的尊者PuNNa(巴。梵PUrNa),漢譯諸經分別譯為「富樓、「富留那」[120]、「邠耨」及「圓滿」。前三者皆為音譯,「圓滿」則為意譯。從梵巴的語法來說,此一詞乃過去被動分詞(pp.),字根√pR有「充滿」的意思。為方便討論,除了經文的引文依據各經的譯詞之外,本文皆以「富樓那」或PuNNa稱之。另出現於科判4.3段落17《滿願子》中的「文陀尼子」,意思是「文陀尼之子」。從「邠耨」可知「文陀尼」也是音譯(梵MaitrAyaNI,巴MantAnI

若從《滿願子》的經題及經文最後所提到的「邠耨.文陀尼子」來看,「去SunAparanta弘法的尊者富樓那與「說法第一」的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同名,只是音譯不同,應該是同一人。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此二處之外,其餘諸傳本經文各處皆為PuNNa或其音譯、意譯。進一步參考相關的經律文獻後,發現「二者是同一人」的說法存有矛盾處。以下筆者嘗試釐清本經「去SunAparanta」的尊者PuNNa與佛陀十大弟子中「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彌多羅尼子」(PuNNa MantAiputta)是否同一人。

因同一人名和地名在不同經有不同漢譯,為方便討論,以下除引文外,儘量以SunAparantaPuNNa MantAiputta等稱之。首先將各傳本中此尊者名和地方名的譯文表列如下。

 

 

巴利二經 

本文中譯

雜阿含311

滿願子

雜阿含215

有部律

人物

PuNNa

富樓那

富樓那

邠耨.文陀尼子

富留那

圓滿

地方

SunAparanta

輸盧那

西方輸盧那

首那和蘭

(無)

輸那鉢羅得伽

 

本文暫將二人視為不同人,分別查詢經典中的相關資料。先談本經中尊者富樓那(PuNNa)。他要去的地方SunAparanta,漢譯諸經分別譯為「西方輸盧那」、「輸那國」、「輸那鉢羅得伽國」或「首那和蘭」。根據漢譯《有部律》的記載,他生於輸波羅迦城的豪族中[121]。這與巴利《長老偈》註釋書的說法吻合。根據該註釋書,第7品編號70的長老即本經的尊者,註釋書說SunAparanta是尊著富樓那的故鄉,SuppArakaSunAparanta(巴)的重要城市。[122]可見,輸波羅迦城應該是SUrpAraka(梵。巴SuppAraka的音譯。漢譯《有部律》和巴利註釋書的說法一致,尊者富樓那要回故鄉SunAparanta居住及弘法。[123]

其次,討論其出身。根據漢譯《有部律》他出身豪富家庭,母親原是父親家中的奴婢。出家前是商主,入海求寶。《賢愚經.34富那奇緣品》中的說法亦同。[124]《摩訶僧祇律》卷23未提到其出身及父母,但記載居士阿那邠坻「遣富樓那入海採寶」[125],情節同於前二者所述。有關巴利《MN 145》的註釋書資料,可參片山(2002:503)註3的補註:PuNNa原生於SunAparanta(輸盧那)的商人,因有因緣聽聞佛陀的妙音說法而出家。出家後因為修習業處時,無法進入修習路,認為是地方不相應,決定回家鄉,於是才向佛陀請法後回家鄉SunAparanta安住。[126]綜合以上的巴漢的律、經、註釋書等文獻,可知本經的尊者PuNNa的故鄉是SunAparanta,他出身出身豪富家庭,亦即印度四種姓中的「吠舍」(vaiZya,巴vessa),出家前是商主。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所引用諸巴漢文獻,都未提到本經的尊者PuNNa具有「說法第一」、辯才無礙或善說法等特質。

其次,再看經典中有關佛世「說法第一」的聖弟子記載。根據《佛說阿羅漢具德經》名為「富樓那.彌多羅尼子」[127],在《佛說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是「滿.慈子」,在《央掘魔羅經》中則名「滿.願子」[128],該經《大正藏》的斠勘欄註為PuNNa MantAniputta(巴),同於對應的《AN 1:14:1》,此乃意譯。此詞的梵語為PUrNa-maitrAyanIputraMaitrAyaNI是其母親之名,源自maitra,意思是是「慈」。《中阿含9》:「尊者滿.慈子答曰:賢者[129]!我號『滿』也,我母名『慈』,故諸梵行人稱我為『滿.慈子』」[130]。又,在《賢愚經》譯為「分耨.文陀尼子[131]所以,「滿.慈子」、「滿.願子」、「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分耨.文陀尼子」,皆指同一人,只是音譯和意譯不同。《滿願子》中的「邠耨.文陀尼子」應該也是該一詞的意譯。

接著,再看三藏中有關「說法第一」的尊者滿.願子之記載。據《佛本行集經.富樓那出家品第四十》:他名為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隋言滿足慈者),出身婆羅門,故鄉迦毘羅婆蘇都(可能是Kapilavatthu的音譯)。父親是淨飯王的國師,與悉達多太子同日生。先與朋友共三十人於雪山苦行,後來三十人一同跟隨佛陀出家,不久三十人皆證得阿羅漢,世間共九十一位阿羅漢。[132]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以下簡稱DPPN)和Dictionary of Buddhist Proper Names(以下簡稱DBPN)有相同的記載,且更詳細地說明他的母親是尊者憍陳如的姐妹。

再以另一方法考證。即如果同一文獻中,同時分別記載此二人,就可知在該文獻作者或編輯者的認知中,二者是不同的二人。

首先,看巴利文獻。《長老偈》第一品No.4和第七品No.70都是長老 PuNNa。根據其註釋書(Th-a),No.4的長老就是「說法第一」[133]尊者舍利弗法談的尊者PuNNa MantAniputta。此段註釋出自《MN 24傳車經》,該經提到尊者滿.慈子廣受來自「生地」諸比丘的稱讚,《中部註》說明「生地」就是佛陀的出生地Kapilavatthu[134]與本文前述相同。《長老偈》註釋書又說No.70的長者就是SunAparanta居住的長老PuNNa,並引本經中佛陀的六入處教誡註解。[135]可見在《長老偈》編輯者的認知中,二人並非同一人。

又,巴利《增支疏》[136]列舉佛陀的八十大聲聞(asIti mahAsAvakA)時,此二尊者的名字即前後相鄰並列:PuNNo MantAniputto, PuNNo SunAparantako

再看漢譯文獻。《摩訶僧祇律》:「如來所度阿若憍陳如等五人,……(本文略)次度滿.慈子等三十人」[137],接著簡述「富樓那」在佛前求出家,出家後請法及到「輸那國」等,情節簡略但同於本經。[138]「輸那國」應該是SunAparanta的音譯。

在《賢愚經》中也一樣,人名和地名雖因漢譯而有所不同,情節同於本經。根據該經卷六「富那奇」去「放鉢國」安居,並勸其兄羨軍供養佛陀與諸聖弟子,當時接受供養的聖弟子中就有說法第一的「分耨.文陀尼子」。[139]值得注意的是,同一經對同一詞(PuNNa)卻分別音譯為「富那奇」和「分耨」,這似乎間接影響了此經的參考度。

在《佛說阿羅漢具德經》中,除了提到「復有聲聞於大眾中能說妙法,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苾芻是」[140],同經也提到「復有聲聞修歡喜行具忍辱力,布蘭拏苾芻是[141]。這處「布蘭拏」「具忍辱力」的特質與本經尊者PuNNa一致,很可能是PUrNa(梵)或此詞其他西域語言的音譯。如果推論是正確的,雖多了一項有利於證實二人非同一人的經證,[142]但就如《賢愚經》一樣,也產生同經中同一詞卻分別音譯為「富樓那」和「布蘭拏」的疑問。為何二經皆如此,令人不解。

閱讀現代學者的相關文獻時,發現DPPNDBPN分別收編二位尊者為二詞條,即二人非同一人。前者收編巴利文獻,後者則兼含巴漢文獻。Bhikkhu Bodhi英譯的《相應部》和《中部》也都有相同的主張。[143]PTS《相應部》另一英譯作者Woodward則認為「有可能」是同一人。[144]日本學者中村元《仏弟子生涯》一書中,尊者PuNNa MantAniputta一節所引用的文獻並未涉及本經,也未提到此尊者到SunAparanta[145]印順法師(1992:61)認為:富樓那被稱為說法第一,源於『雜阿含經』的故事:富樓那「至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146]有些台灣坊間的佛弟子傳也傾向將二者視為同一人。[147]

就筆者目前所閱讀的三藏文獻中,唯一支持二人是同一人的經據只有《滿願子》一經。根據《中阿含9.七車經》,住在生地的尊者「滿.慈子」到舍衛城見佛,並與尊者舍利弗法談七車喻,當時他是已漏盡的聖者。[148]根據對應的巴利《MN 24註釋書,「生地」是佛陀的出生地Kapilavatthu[149]本經的尊者富樓那則是到了SunAparanta後,才證得三明,並於該處入般涅槃。若依據《SN 35:88》及《雜阿含311》,尊者富樓那在該雨季自作證三明後,即於彼處入般涅滅。因此,不可能到舍衛城與尊者舍利弗法談。即使根據《MN 145》,他是後來才入般涅槃,不一定指該雨季,則有可能到舍衛城與尊者舍利弗法談。但是,出發的地點也與《七車經》不相同。

再者,《滿願子》全經皆稱尊者「邠耨」唯經文最後才出現「邠耨.文陀尼子」。雖然,此音譯與經題的意譯《滿願子》相呼應。但是,這種在同一經中分別以音譯和意譯翻譯同一名字,很奇特。《滿願子》唯一出現「邠耨.文陀尼子」的段落,《雜阿含311》和《有部律》無;巴利經文雖有,但二者差異不少。《滿願子》段落15經文只有「證三達」,段落17除了「已興三達」,還多了「證得六通」,同經經文不一致。隨後,其經文「諸漏已盡……已得羅漢」等56字似乎對應巴利本「富樓那善男子已般涅槃了」一句,相較於巴利經文,內容多了許多。尤其最後一句「於時,世尊莫不稱譽咨嗟無極[1]邠耨.文陀尼子」是巴利本所無。「邠耨.文陀尼子」一詞,不但其他傳本皆無,也是《滿願子》經文唯一出現的一次,卻剛好出現在與巴利本差異頗多之處,也令「邠耨.文陀尼子」一詞的可信度受影響。

筆者嘗試以「邠耨」捜尋CBETA光碟,出現在《中阿含》、《滿願子》等十四經中[150]除了《中阿含》及《佛說阿闍貰王女阿術達菩薩經》譯為「邠耨」之外,其他十二經分別為:「邠耨.文陀弗」、「邠耨.文陀尼弗」、「邠耨.文陀尼弗羅」、「邠耨.文陀尼子」。其中八經是西晉時代的譯著。《滿願子》的譯者不詳,附於東晉錄。該經譯詞和內容各有不統一處,可能並非出自譯場的團體創作,僅是個人所譯。是否可能:譯者受到當時諸多譯經皆是「說法第一」的「邠耨.文陀尼子」等的影響,再加上《滿願子》:「教化勸立諸清信士凡五百人、清信女五百人」,似乎也具「善說法」的特質,而在經文最後及經題增修為「邠耨.文陀尼子」及「滿.願子」,以幫助讀經者理解呢?這只是筆者在百思不解中的所產生的懷疑。古德譯經應該是很慎重的,此懷疑還需要未來進一步的研究和更明確的證據。

在此結論。《滿願子》的經題和其最後經文「邠耨文陀尼子」可連結「去SunAparanta」的尊者PuNNa就是「說法第一」的「滿.慈子」(PuNNa MantAniputta),這也是目前筆者所找到的唯一經據。然而,《滿願子》本身有前述諸疑點待釋。而且,綜合上述漢譯的《有部律》、《摩訶僧祇律》及巴利註釋書,二位尊者的故鄉、父親的種姓、母親的身份、出家的經過等都不相同,顯然二者並非同一人。再依兼含二人的文獻來看,漢譯《摩訶僧祇律》、《賢愚經》以及巴利《長老偈》及其註釋書、《增支疏》、DPPN DBPN等巴漢文獻,都別明記載一位是「說法第一」的「尊者PuNNa MantAniputta」,另一位則是本經「去SunAparanta」的尊者PuNNa《摩訶僧祇律》中佛陀先度前者,後來才度後者,在《賢愚經》後者還供養前者。若就本節所討論的這些文獻來看,「去SunAparanta」的尊者PuNNa不太可能是佛陀十大弟子中「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彌多羅尼子」(PuNNa MantAniputta)。至於更肯定的論斷,則有待更深入研究,並擴及參考初期佛教教團史發展及出土銘文等相關文獻。

(五)、         結語

本節嘗試討論三個議題。首先,本經對於六入處法門的教授著重於:遇到可意境時,不喜樂,不歡迎,也不要繫著,要守護六根。避免因喜樂、繫著,生起喜、貪,引生苦蘊的集起。各傳本對這段內容的教誡大致相同,但內容詳略及表達方式有異。其次,本經的另一教導重點在於如何面對叱責、毀辱、手、土石、棍杖、刀,乃至奪取性命等種種外境的迫害,這也是本文嘗試探討的重點。相較於其他經典對於這些迫害教導以慈心無量應對,本經側重於安忍與調伏寂止,以正思惟應對。從廣義來說,成就安忍就會以慈心對待對方。

最後,本經的尊者富樓那(PuNNa)是否就是佛世聖弟子中「說法第一」的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PuNNa MantAniputta)?這是個複雜的問題。《滿願子》的經題和經文最後才出現的「邠耨.文陀尼子」是證實二人為同一人的最有力證據。但是,《滿願子》在譯詞和內容上都有不一致的情況,和其他傳本間也有多處差異,加上前述所提出的各疑點,這些都影響了此經的參考性。相反的,藉由前節種種文獻的考察,二人的出生地、父親的種姓、母親的身份及出家的過程都不相同。在巴漢二傳統的文獻中也有不少二人同時出現的情況,現代學者所編輯的固有名相辭典DPPNDBPN也分列為二詞條。從這些文獻和分析來看,二人不太可能是同一人。至於更明確的論斷,尚待深入其他文獻,尤其是初期佛教教團史發展及出土銘文等相關文獻與研究。


附錄一:傳本對照表

 

 

SN 35:88

MN 145

311

滿願子

有部律

211

1

故事人物的巴利與漢譯

PuNNa

PuNNa

富樓那

邠耨.文陀尼子

圓滿

富留那

2

富樓那遊化的國土

SunAparanto

西方輸盧那

首那和蘭

輸那鉢羅得伽國

 

3

因緣A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B摩鳩羅無種山

--

A

A

B

A

A

4

富樓那從坐起

--

V

--

V

--

--

5

獨自遠離,不放逸,精進,自勵而住

V

V

V

 

V

--

6

A我生已盡……不受後有,

B.長夜安隱無極

 

 

A

B

A

--

7

色等六塵之性質.

6

6

5

5

5

--

8

見色à欣樂、歡迎、繫著

V

V

V

V

V

--

9

àA歡喜àB深樂àC貪愛àD阨礙(vs致憂惱1, 遠離涅槃2

AD喜集起à苦集起

ABCD

CBD1

ACD2

C

10

見色à不欣樂、不歡迎、不繫著

V

V

V

V

V

--

11

àA不歡喜àB不深樂àC不貪愛àD不阨礙(vs惱患除1, 近涅槃2

AD喜滅à苦滅

ABCD

D1

ACD2

C

12

j叱罵ka誹謗,b毀辱

Vb

Vb

Va

Va

Vab

--

13

lm土石nop奪命

V

V

V

V

V

--

14

讚對方:A賢善,B智慧,C柔和,D愛我敬我

A

A

AB

ACD

A

--

15

求死法:A求持刀者,B刀毒繩坑自斷命,C

A

A

B

C

B

--

16

佛讚:A.調伏B寂止, C忍辱,D仁賢, E柔和 A=C?

AB

AB

C

ABCD

ACE

--

17

A自當得安穩涅槃,B令得安穩涅槃

--

--

B

--

AB

--

18

使五百婆塞皈信

V

V

V

V

V

--

19

使五百婆夷皈信

--

V

--

V

V

--

20

化五百沙門

--

--

--

V

--

--

21

建立五百僧伽藍, 座卧具等

--

--

V

V

V

--

22

證得三明, 入般涅槃(滅度)

V

V

V

V

V

--

23

證得六通, 具八解脫

--

--

--

--

V

--

24

入般涅槃時間: A該雨安居, B某雨安居

A

B

A

A

A

--

25

佛授記富樓那已得:A般涅槃, B證三明六通, 得阿羅漢

A

A

--

B

--

--

 


附錄二: 譯詞比對

 

SN 35:88

MN 145

本文翻譯

311

滿願子

有部律

211

 

AyasmA

AyasmA

大德

尊者

賢者

具壽

尊者

 

bhante(稱謂)

bhante

尊者

世尊

世尊

世尊

世尊

 

bhagavant

bhagavant

世尊

世尊

世尊

世尊

世尊

 

vassa

vassa

雨安居

夏安居

夏安居

 

 

 

 

 

僧伽藍

寺舍

毘訶羅

 

 

upAsaka

upAsaka

優婆塞

優婆塞

清信士

鄔波索迦

 

 

 

upasikA

優婆夷

 

清信女

鄔波斯迦

 

 

tisso vijjA

tisso vijjA

三明

三明

三達

三明

 

 

parinibbAyi

parinibbAyi

般涅餘

無餘涅槃

滅度

 

 

 


 

略語及參考文獻:

   巴利經典:

1. PTS   PAli TripiTaka, London: Pali Text Society

           本文引用的巴利經文、經號、經文內的段落編號、頁數等皆以PTS版為主。除特明註明SB表取CSCD版,其餘如SPMP或未註明者,皆引自PTS版。

AN 1:14:1》表經號,Agguttara-nikAya1集第14品第1經。

SN 35:88》表經號,SaMyutta-nikAya35相應第88經。

S IV 104表頁數,SaMyutta-nikAya第四冊第104頁。

2. CSCD 本文斠勘使用的緬甸版巴利經文,取自Burmese ChaTTasaGgAyanA Vipassana Research Institute網路版。http://www.tipitaka.org/tipitaka/s0304m/s0304m-frm.html。以SB表示。

A       AGguttara-nikAya I, ed. R. Morris, revised ed. A. K. Warder, 2nd 1989《增支部》

D             DIgha-nikAya II, ed. T. W. Rhys Davids, J. E. Carpenter, W. Stede, 1st 1903, reprinted 1982長部

Dhp          Dhammapada, ed. O. von Hinüber, K. R. Norman, 1st 1994, reprinted with correction 2003《法句經》

M        Majjhima-nikAya I-III, ed. V. Trenckner, R. Chalmers, 1st 1888-1902, reprinted 1948-51《中部》

Ps          PapaJcasUdanI (Majjhima-nikAya ATThakahtA) I-V, ed. J.H. Woods, D. KoZambi, I. B. Horner, 1st 1922-1938, reprinted 1976-1979《中部註》

S         SaMyutta-nikAya I-V, ed. Feer, 1st 1888-1898, reprinted 1960《相應部》

Spk         SaratthappakAsinI (SaMyatta NikAya ATThakathA) I-II, ed. F. L. Woodward, 1921-1937《相應註》

Th-a         Paramattha-dipanI (TheragAthA AtTThakathA) I, ed. F. L. Woodward, 1st 1940-1959, reprinted 1977-1995長老偈註》

Vin     Vinaya-piTaka I, ed. H. Oldenberg, 1st 1879, reprinted 1969

   漢譯經典:

《長阿含》,(後秦)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T01, no. 1。台北:新文豐,1983年修訂版一版,1998年再刷。(本文所引用《大藏經》皆新文豐版。)

《毘婆尸佛經》,(宋)法天譯。T01, no. 3

《大般涅槃經》,(東晋)法顯譯。T01, no. 7

《起世因本經》,(隋)達摩笈多譯。T01, no. 25

《中阿含》,(東晋)瞿曇僧伽提婆譯。T01, no. 26

《雜阿含》,(劉宋)求那跋陀羅譯。T02, no. 99

《別譯雜阿含》,失譯。T02, no. 100

《佛說滿願子經》,失譯。T02, no. 108

《央掘魔羅經》,(劉宋)求那跋陀羅譯。T02, no. 120

《佛說阿羅漢具德經》,(宋)法賢譯。T02, no. 126

《佛說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宋)施護譯。T02, no. 130

《大般涅槃經》,(北涼)曇無讖譯。T02, no. 374

《生經》,(西晉)竺法護譯。T03, no. 154

《佛本行集經》,(隋)闍那崛多譯。T03, no. 190

《愚賢經》,(元魏)慧覺等譯。T04, no. 202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唐)義淨譯。T24, no. 1448

《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說,(唐)玄奘譯。T30, no. 1579

《大乘法苑義林章》,(唐)窺基撰。T45, no. 1861

《一切經音義》,(唐)慧琳撰。T54, no. 2128

《眾經目錄》,(隋)法經等撰。T55, no. 2146

《眾經目錄》,(隋)彥琮撰。T55, no. 2147

《眾經目錄》,(唐)靜泰撰。T55, no. 2148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唐)明佺等撰。T55, no. 2153

《開元釋教錄》,(唐)智昇撰。T55, no. 2154

 

   現代著作

Bodhi, Bhikkhu

2000tr.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Boston: Wisdom

 

Gregory Schopen

1997       ‘If You can’t Remember, How to Make It Up: Some Monastic Rules for Redacting Canonical Texts’, BauddhavidyAsudhAkaraH: Studies in Honour of Heinz Bechert on the Occasion of His 65th Birthday, Swisttal-Odendorf: Indica et Tibetica, 30, pp. 571-582,

 

Hare, E. M

1995tr. The Book of The Gradual Sayings, Vol. IV,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1st  published 1935)

 

Horner, I. B.

1977tr. Middle Length Sayings, Vol. III,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1st published 1959)

 

Manné, Joy

1993       ‘On a Departure Formula and its Translation’, Buddhist Studies Review, 10, 1, pp. 27-43

 

ÑANamoli, Bhikkhu and Bodhi, Bhikkhu

2001tr.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Boston: Widsom, 2nd edition (1st published 1995)

 

ÑANamoli, Bhikkhu,

2003tr.The Path of Purification,台北:佛陀教育基金會

 

Pande, G. C.

1995           Studies in the origins of Buddhism,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4th revised ed. (1st ed. 1957, 2nd revised ed. 1974)

 

Piyadassi, Thera  

2003     The Buddha's Ancient Path, 台北:佛陀教育基金會。Sri Lankan edition 1974

Rahula, Walpola, 顧法嚴譯

2001      What the Buddha Taught《佛陀的啓示》,台北:慧炬出版社。初版七刷(1983年初版)。此書中英對照。

 

Woodward, F. L. 

1996tr. The Book of Kindred Sayings, Vol. IV,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 1st 1927)

 

中村元

1991  《仏弟子生涯》,東京:春秋社。

 

片山一良

2002tr. 《《中部》後分五十經篇》II,東京:大藏出版社。 

 

平川彰

1979        インド仏教史》上卷,東京:春秋社,第二刷。(中譯本請參莊崑木譯《印度佛教史》,台北:商周出版,2002年。)

 

釋自範

2001    〈五百與八萬四千〉,《香光莊嚴》期66,頁1590-159

 

釋印順

1994   《雜阿含經論會編》上、中,新竹:正聞出版社,重版(19839月初版)。

1992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新竹:正聞出版社,七版(1968年初版)。

 

鄧殿臣譯

2003  《長老偈長老尼偈》(簡稱《長老偈》)。宜蘭:中華印經會。

 

賴隆彥譯

2005  向智長老(Nyanaponika Thera),何慕斯.海克(Hellmuth Hecker)著;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編輯;《佛陀的聖弟子傳III——阿那律.迦旃延.央掘摩羅.質多比丘》,台北:橡樹林文化出版。此書譯自Great disciples of the Buddha: their lives, their works, their legacy, Bostom: Wisdom, 2003

   工具書與辭典

DBPN  Dictionary of Buddhist Proper Names, by Chizen Akanuma, Delhi: Sri Satguru, 1994

 

DOP      A Dictionary of PAli, part I a-kh, by Margaret Cone,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2001

 

DPPN  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 by G. P. Malalasekera (ed.), New Delhi: Munshiram Monoharlal, reprinted 2002 (1st Indian ed. 1983)

 

PED  Pali-English Dictionary, by T.W. Rhys Davids and William Stede (ed.), Delhi: Motilal, reprinted 2003 (1st  published 1993)。(PED 705a表頁705左欄。a表左欄,b表右欄。)

 

Pn   Pali Grammar, by Vito Perniola, Oxfod: Pali Text Society, 1997。(Pn 377 §289表頁377條目289

Wd      Intraoduction to PALI, 3rd ed., by A.K. Warder, Oxford: Pali Text Society, reprinted 2001 (3rd ed. 1991) (Wd 35表頁35)

 

《王力古漢語字典》,王力主編,北京:中華書局,2002年。

《佛教語大辭典》,中村元編,東京:東京書籍,1975年。

《故訓匯纂》,宗福邦、陳世鐃、蕭海波主編,北京:商務印書館,2003年。(頁860b8,表第860頁第二欄第8詞條。abcd分別表第一、二、三、四欄)

《漢語大詞典》光碟,繁體2.0版,香港:商務印書館,2002



[1] 本文的題名及不收錄《雜阿含215》於經文對照等修訂,皆承蒙三位評審老師的寶貴建議與指正,讓筆者得以學習並修正本文。

* 巴利經文斠訂說明
1)斠勘傳本:以《SN35:88PTSS IV 60-63(以下代稱SP)為主,對照《SN35:88Burmese ChaTTasaGgAyanA, Vipassana Research Institute網路版SaLAyatanavaggo, Chapter 1, Section 62, 段落88(以下代稱SB http://www.tipitaka.org/tipitaka/s0304m/s0304m-frm.html 2006/1/6,以及《MN 145PTSM III 267-270(以下代稱MP)。

2)標示方式:經文詳略歧異的標示,以SPMP為主。如果SPMP有,巴利經文和中文翻譯皆以斜體字標示;如果SPMP無,皆    標示。並於註腳中說明。SPSBMP三本的巴利語詞不同者,僅第一次出現時註腳標示,並註明「以下皆是」;隨後的重復處僅以*標示,不再另註腳說明。經文各段前的數字為PTS版的段落標記,為方便討論,行文中將以「段落2」、「段落3」等表示。

3)中文翻譯:除另註腳說明外,本文的巴利中譯皆為筆者所譯。〔〕表示原巴利經文無,筆者為順文意所補充。漢譯經文的〔〕亦同

4 註腳:羅馬字引文中,斜體字表巴利語,一般正體字表英文。

[2] T55, no. 2145, 67c12-18

[3] SPSB:皆無EvaM me … ArAme

這段經文是本經的因緣地點,《SN 35:88》從略,《滿願子》的地點為摩鳩羅無種山,其他巴漢四傳本皆為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部律》的「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T24, 11b17)可參《一切經音義》T54, no. 2128, 380b10「室羅伐」及450b09「逝多林」。又,根據《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中的對話:

時,鄔波離請世尊曰:「大德!當來之世,人多健忘,念力寡少,不知世尊於何方域城邑聚落,說何經典,制何學處。此欲如何?」
佛言:「於六大城,但是如來久住,大制底處,稱說無犯。」
「若忘王等名,欲說何者?」
佛言:「王說勝光(Prasenajit,長者給孤獨(AnAthapiNadada,鄔波斯迦毘舍佉MRgAramAtA),如是應知。於餘方處,隨王、長者而為稱說。」
「若說昔日因緣之事,當說何處?」
「應云婆羅痆斯,王名梵授,長者名相續,鄔波斯迦名長淨。隨時稱說。」
「若於經典不能記憶,當云何持?」
佛言:「應寫紙葉讀誦受持。T24, no. 1451, 328c15-25,)

《大般涅槃經》卷29:「十六大國有六大城。所謂舍婆提城(即舍衛城(ZrAvastI)、婆枳多城(SAketA)、瞻婆城(CampA、毘舍離城(VaiZAlI、波羅奈城(VArANasI)、王舍城(RAjagRha)。T12, no. 374, 539b24-26。以上引文中梵語引自Gregory Schopen (1997:575-6)

本經是否可能真實地點並不是「舍衛國」,因為後人遺忘而以「舍衛城」添補呢?因為有部的經和律資料一致,北傳的有部和南傳上座部的經的資料也一致,可見此經發生於「舍衛城」的可能性極高。即使是後人遺忘所添補,應該也是發生於此二部派分裂前的結集。

[4] paTisallAnA vuTThito古德譯為「從宴坐起」。vuTThito意思是站起來、出來。paTisallAnA是從格(Ablative,表從某處),古德譯為「從宴坐」或「從燕坐」。《一切經音義》28「《廣雅》宴安也,謂寂然、安息皃也。」T54, no. 2128, 496c17PED 401a: retirement for the purpose of meditation, solitude, privacy, seclusion意思是為了禪修、獨居、隱密的隱居狀態。註釋書Spk II 301Ps III 137解釋為ekIbhAvA(一境)。另,Spk II 371說尊者舍利弗的此狀態是phalasamApattito(果定),也就是禪定的境界或狀態。片山(2002:330)註二認為在此指無作用(akata-kicca)的身遠離(kAyaviveka),是「專一的狀態」。又《瑜伽師地論》卷21:「云何初夜、後夜常勤修習覺寤瑜伽?謂彼如是食知量已,於晝日分經行、宴坐二種威儀,從順障法淨修其心。(後略)」(T30, no. 1579, 397b7-10)可知,宴坐即禪坐修心修定的狀態。本文譯為「從寂靜的禪坐起來」。

[5] 關於AyasmA一詞,以CBETA捜尋,在《阿含部》和《律部》常譯為「尊者」、「賢者」、「大德」、「具壽」。因本文譯Bhagavant「世尊」,譯Bhante為「尊者」,為避免重復,譯AyasmA為「大德」,做為將來進一步研究譯詞的素材。但正文討論時皆稱「尊者」富樓那。

[6] sAyaNha-samayaM,意思是日後的時候。古德譯為「晡時」,《一切經音義》卷34:「日行至申為晡時」(T54, no. 2128, 534b9PED 705a說是傍晚at evening time)。本文譯為「午後」。

[7] sAdhu漢譯為「善哉!」。從語法來看,有二種用法,(1)與命令型(imp.)連用,表示請求或要求。若是命令型第三人稱,表客氣邀請,用於下對上;若是命令型第二人稱,則表要求或命令,用於平輩間或上對下。意思為「請~」。參PED 703b Wd 35。後半句配合祈願式第一人稱(opt. 1sg),片山(2002:330)譯為「たいと思います」,Horner (1977:319)Woodward (1990:34)Bodhi (2000:1167)皆譯為「I might」。本文取後者,譯為「我可以~」。(2)用於回答問題,表同意或贊成。意思為「好!」或「是的!」。通常與動詞的連續體(ger.)連用,尤其是動詞paTisuNitvA(應諾,回答),vatvA(說),sampaTicchitvA(同意,領受)。參PED 703b。此處屬於用法(1),段落13的「sAdhu!sAdhu!」屬於用法(2)。

[8] MP: maM (Ac),配合ovAdena ovadatu,意思是「請教誡我」。另參S III 10511-121061-2SPSBmeD.配合dhammaM desetu,意思是「請為我教示法」。                                                                                                                                                                                                                                                                                                                                                                                                                                                                                                                                                                                                                        

[9] Bhante是呼格,用於尊稱地位尊貴者。佛經中常出現於:1比丘對佛陀的稱呼,如本經;2居士對比丘的稱呼,如《SN 41:7》。情況1的經文,古德譯為「世尊」,情況2的經文,古德譯為「尊者」。因為本經在段落712,此二詞的呼格同時出現於富樓那對佛陀的稱呼,是否有特別意義,筆者目前不知。本文譯Bhante為「尊者」,譯Bhagavant「世尊」,以區別之,做為日後進一步研究的基礎。

[10] SPSB: dhammaM desetu請教示法。MP: ovAdena ovadatu請教誡saMkhittena dhammaM desetu請簡略地教示法。佛陀說法一般分為略說和廣說二類。「略說」只是簡略說明法義精要,讓聽法者自己思惟,廣演其義,用於對利根者的開示。如《SN 35:94,佛陀只略說見、聞、覺、知時,「見以見為量」,尊者鬘童子(MAluGkyaputta則廣演其義於六入處的修習。在佛世聖弟子中,尊者摩訶迦旃延(MahAkaccAna)「廣解第一」、「於略說廣分別義」,是佛陀「略說」的闡述者。詳參印順法師(1992:60)及賴隆彥譯(2005)冊三,頁113-114133-151

[11] avihareyyaM是祈願式opt.),分析如前註,原型是viharati,意思是:「住」、「過生活」lead a life),見PED 642b即以「獨自遠離、不放逸、精進、自勵」的方式過生活。

b)這段套詞常用於比丘的精進修習,先是「聞法之後」,接著出現這段套詞,經文最後通常還會出現解脫智、漏盡或般涅槃等語詞。巴利二經都只到此定型句就結束。漢譯三經的「自知不後有」、「得安隱住。……不受後有」、「長夜安隱無極」等句型式都是形容證得阿羅漢。表示以下佛陀所開示的教法,只要依法專心修習,可以證得阿羅漢果。《有部律》的「捨除家室,正信出家,剃除鬚髮,被服袈裟,修其梵行,於現法中證獲通智:『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這種定型句或類似定型句,也常見漢譯《阿含》、巴利《尼柯耶》和律藏中,這也顯示佛世時比丘出家的目的,就是為了體證涅槃,解脫輪迴。

[12] suNAhi, sAdhukaM manasi karohisuNAhikarohi都是命令式imp.)。古德譯為「諦聽!善思,念之!」即仔細聽,好好地思惟、憶持。manasi karohi一般英譯皆作 ‘pay good attention’(專注)。佛經常說yoniso manasikAra,古德譯為「如理作意」。在此,manasi karohi本文譯為「好好地思惟」。

[13] 「長夜」,對等的巴利詞是cirarattaM,副詞,指很長的一段時間,長久地。見PED 269b。「安隱」,就是安穩,對等的巴利詞是khema。最大的安隱就是成就阿羅漢,證入涅槃。參《SN 46:57》。「無極」即無窮盡。「長夜安隱無極」意思是長久地處於無限安穩。

[14] 「於現法中」,對等的巴利語diTTeva dhamme,意思是現世今生。見PED 320b「證獲通智」,對等的巴利語為abhiJJA sacchikarotiabhiJJA(通智或證慧),有時也譯為「神通」,經文有時列五種,有時列六種。六通包括: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於現法中證獲通智」指在今生可見可證得六通智。

[15] SBMP: kAmUpasaMhitA。以下皆是

[16] 這一組套詞都是形容色等六種「可意的」外境。詳參後文「六入處的修習」。

[17] SBMP: nandI。以下皆是。

[18]Santi kho PuNNa sotaviJJeyyA…Santi kho PuNNa14詞,SB …pe Santi kho PuNNa jivhAviJJeyyA rasA… pe… Santi kho PuNNaMP同於SP,除最後的 Santi kho PuNNa無。

[19] 2.2.12.2.2經文中的1等符號為筆者所添加,以方便「六入處的修習」節中配合圖表討論。

[20] abhinandi一詞,DOP 199: rejoices at, welcomes; approved of; is pleased atPED 65多列了 find pleasure of (Ac.), be pleased or delighted with (Ac.) 等意。可見此一詞主要的意思是:從某人或某物(Ac.)得到喜樂,因而喜歡該人或物。

[21] 在此「彼」指眼(六根)和色(六境)。這段經文可整理為:眼見色à喜歡、繫著à喜生起à苦集起。根據《中部註釋書》這段經文是四聖諦中集諦的小型經文,因為喜是貪的一面。而下一段經文則為:眼見色à不喜歡、不繫著à喜滅盡à苦滅盡,這是四聖諦的滅諦。參Horner (1977:319), n.5

[22] 此處的「貪」和「著」,其他傳本無。詳參「六入處的修習」。

[23]「更樂」就是「觸」。

[24] 「然可」意為同意、應允。參《漢語大辭典》CD

[25] 「心處中已貪住」應該是對應巴利的nAjjhosAya tiTThati。「心處對應nAjjhosAya(繫著),「已」表nAjjhosAya此動詞的連續體(ger.,表主要動詞之前的其他動詞,可能與主要動詞同時發生,也可能先於主要動詞),「住」對應tiTThati「貪」應是譯者所添加。然而,當ger.連接tiTThati時,tiTThati已失去其「住」的原意,是表示他所連接該動詞的持續。參Pn 377, §289。在此,意思應是:持續繋著著,一直繫著著。

[26] 「從是」意為從此。參《漢語大辭典》CD

[27] 《有部律》此處的譯詞易令人產生誤解。若根據巴利和《雜311》的對應經文及其本身段落5「有了知於色」,可知此處的「眼識」不是指六識的眼識,應該是「眼所識」。此處宜理解為「有眼所識、所了知的諸色」,以下聲等句亦同。

[28] 同前註。若配合其段落5,此處意思是「有鼻所識知的諸香」。以下味、觸、法等句亦同。

[29] SB無。

[30] MP: nandI nirujjhati。以下皆是。

[31] 這段sotaviJJeyyA saddA… ghAnaviJJeyyA gandhA… jivhAviJJeyyA rasA… kAyaviJJeyyA phoTThabbA…, SPSBpe

[32] 註釋書將上述的迫害分為七種(引自片山(2002:333))。本文將之分為三類:(1)言語的:1叱罵、2誹辱;(2)肢體的:3手、4土石、5棍杖、6刀;(3)性命的:7以利刄取性命。聖典中還有許多經典說明如何面對這些傷害。詳參後文「面對迫害的思惟」。

[33] MP: IminA ca tvaM

[34] SP: ovAdito

[35] MP: katarasmiMkatama」和「katara」皆意指「哪一個」。根據PED 182,二者的功能相同,「katama」指二者中或多者中的哪一個,「katara」通常指二者中的哪一個。在此,經文並未限於二地之一,宜取「katama」。

[36] 這句SP SB無。

[37] 輸盧那(SunAparanto)是尊者富樓那的故鄉。參鄧殿臣譯(2003)頁72DPPN 1210

[38] 此句的巴利經文是過去被動分詞。意思是:我以此簡略教誡了。「以此」(iminA)指前段落45六入處法門的教誡。巴利「此」置句首,可能有強調義。

[39] 「人間」是巴利janapada的對應詞,jana是人、人類,pada是場所、處所。janapada是地方、國土。漢譯經典常看到地名後緊接「人間」一詞,意思是:名為某某地方或國土。

[40] SBMP: tvaM。「taM」及「tvaM」皆Ac.。此處,二者皆可。

[41] akkosissanti paribhAsissanti是一對套詞,二字意思相近而有多義,如:abuse(用粗話)辱罵、詆毀,scold(像責備小孩般地)叱責,revile痛斥、謾罵,censure(正式)譴責、批評,defame誹謗等意,程度由淺而深。Bodhi (2000:1168)Horner (1977:320)都譯為”abuse and revile”。《雜阿含》為「訶罵、毀辱」,《有部毘奈耶》譯「陵辱、誹謗」及「罵,乃至誹謗」,《滿願子》:「罵詈、毀辱」,三個漢譯本都有「誹謗」義。在此,本文譯為「叱責、辱罵、誹謗」。

[42] MP: tattha。以下皆是。PED 295: tatra=tattha。因為二詞意思相同,又SPSb皆同為tatra,故本文保留未更改。若配合同段落所回應的ettha,在語感上MPtattha... ettha句型,比SPSbtatra... ettha句型更對襯。

[43] 配合以下尊者富樓那的回應,ti在此應該是指想、思惟的內容。

[44] 此處是Sace的假設句。根據 Wd 295: 如果附屬子句和主要子句都是未來式(fut.),表示在特定情形下(for a particular case)該結果是確定的。PED 500a: bhavisati “is certainly”, “must be”。此處可能顯示尊者富樓那的確定和決意。以下各段落回答的句型亦同。

[45] SP: maM (Ac.)。在此宜取「me(D.為格)。理由有三:1此詞所配合的動詞是denti (祈願式opt. 3pl.),現在式是dadAti。根據PED 313a,此動詞配合雙受詞,物用受格(Ac.),對象則用為格(D.)。 2這是本文所特有的對答句型,同樣的情況會重復出現三次。第一次出現於尊者富樓那(PuNNa)回答佛陀:「……他們不用……迫害」時,即此處 yaM me nayime pANinA pahAraM denti。第二次出現於佛陀反問若他們用該方式迫害時,即段落8 ”sace pana te… pANinA pahAraM dassanti。第三次即尊者富樓那回答佛陀的反問,「若他們用……迫害」時,即段落8 ”sace me… pANinA pahAraM dassanti。這三句所述乃同一件事,因此,句中的「我」和「你」的格應一致。這三句在SBMP皆為meD.)、teD.)、me,三者的格一致。在SP則為maMAc.teD.maM,三者的格不致。為格(D.)乃三傳本的三句所共通。3段落9-11的動詞與此處相同,但第三句皆為 sace meD.)。由以上分析,可知此處宜取meD.為格)。以下各段經文有關「我」和「你」出現格歧異時,斠訂方式同此。表列如下,  表本文經文。

PTS段落

SP

SB

MP

§7-8 …pANinA pahAraM denti

maM, te, maM

me, te, me

me, te, me

§8-9 …leDDunA pahAraM denti

maM, te, me

me, te, me

me, te, me

§9-10 …daNDena pahAraM denti

maM, te, me

me, --, me

me, te, me

§10-11 …satthena pahAraM denti

maM, te, me

me, te, me

me, te, me

§11-12 …tiNhena satthena jIvitA voropenti

maM, tvaM, maM

maM, taM, maM

me, te, maM

 

[46] 壞心、惡意。見《漢語大詞典》光碟,繁體2.0版,香港:商務印書館,2002

[47] 「尚復愛我、敬我」這句經文其他傳本沒有,但在《滿願子》則出現兩次。詳參「面對迫害的思惟」。

[48] 寛恕赦免。見《漢語大詞典》光碟。

[49] 「將」,根據《故訓匯纂》有二意合適於此,1當作發語詞,(頁603b135);2願也,頁604a201。配合其他傳本和上下文脈落,在此1更合適文意。《廣雅.釋言》:「並」俱也。見《故訓匯纂》頁24c8。「將彼人等並為賢善」的現代語譯是:啊!他們那些人都很賢明善良。

[50]PED 411puna的用法有:1but, on the contrary2(用於疑問句)then, now3conclusive or copulativeand, and now, further, moreover。此句前後有二個puna。前者剛好與前一句尊者富樓那的回應相反,本文取1,譯為「可是」。後者則用於佛陀的提問,本文取2,譯為「那麼」。以下各段落的定型相同。

[51] 《集韻.佳韻》:打也。《廣韻.佳韻》:以拳加人也。見《故訓匯纂》頁860b

[52] 根據《王力古漢語字典》,「脫」當連詞,意思是:倘若、如果、假使。(頁1000)另參《古代漢語虛詞詞典》頁583

[53] 意思是:該國人民善良,仁慈溫和,態度溫和,舉止文雅。但是,這樣的描述似乎與經文情節不契合。

[54] SB無。

[55] SB: te

[56] SB: aTTIyamAnA(可能誤輸入為長音IDOPDEP皆短音’i’ harAyamAnA MP: aTTiyamAnA,無harAyamAnA

[57] MP: apariyitthaM yeva

[58] 此一典故見於《SN 54:9》以及《毘奈耶》的《經分別.大分別(比丘戒).波羅夷三》,即不殺生戒。事情起緣於某雨安居期間,世尊獨處精進。因為世尊曾以種種方便教示不淨法,許多比丘觀修後,苦惱、慚愧、厭憎自身,自斷其命或相互斷其命。該經分別中註說,sattahArakaM(遍求)持刀者」指遍求持「劍、刃、矢、棍杖、石、刀、毒、繩」。Vin III 7326-28: Satthah±raka½ v±ssa pariyeseyy±ti asi½ v± satti½ v± bheº¹i½ v± lagu¼a½ v± p±s±ºa½ v± sattha½ v± visa½ v± rajju½ v±。所以,經文在此雖直譯為「持刀者」,但根據波羅夷第三條以及《雜阿含311》,可知其實質內涵意義包含上述奪取性命的種種殺具。

[59] SP: sakkhasi

[60]此處的調伏(dama)即「安忍」(khanti)根據PED,安忍常與慈(mettA)複合,指寬容的慈愛。參PED 232。根據註釋書,調伏有三種,其中調伏意根,為「根防護」調伏。又,調伏瞋恚等的寂止狀態,稱為「調伏寂止」、「忍」。參片山(2002:503)補註2

[61] SBMP: vatthuMinf.不定體分詞),現在式vasati,意思「住」。SP: viharituMinf.,現在式viharati,意思也是「住」

[62] 這是離開時用語,詳參Manné (1993) pp. 27-43。根據該文分析,此處用法屬於情況iii,隱含同意對方的請求或將做的事。《滿願子》的經文與巴利本相似,表「同意」。《雜311》的「汝今去度……」有「建議」意。《有部律》的「應當往彼」、「當度」、「應度」則更強烈,有「勸誡」、「命令」意。

[63] MP: bhAsitaM

[64] 這段敍述與比丘的律儀生活有關。律藏《經分別(比丘戒).波逸提14&15》規定,不論坐卧具鋪在精舍室內或戶外空地,只要外出就得自己或託人收拾,以免因無人照料,遭雨浸、蟲蛀等而毀損。

[65] 在此將此段經文標示數字,以利說明。

1富樓那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2爾時尊者富樓那夜過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出,3付囑臥具,持衣去,至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4到已,夏安居。

這四段經文有助於理解佛世比丘生活的細節。1呈現比丘或居士聽佛開示後的歡喜和儀禮。所謂的「作禮而去」就是《滿願子》的「稽首佛足,右遶三匝」。2描述比丘日常托鉢生活。3此段敍述與戒律有關。《雜阿含311》「付囑卧具」和《有部律》「攝持卧具,捨之而去」,這是遠行比丘的儀法,《小品犍度.坐卧具犍度》即詳細記載比丘遠行前該做的事宜,包括收藏木具、土具、關門窗,託付坐卧具、床具,以免這些資具因雨水所浸損或鳥糞所污漬。然後,只帶著自己的衣和鉢去遊行。衣和鉢對出家人而言,就如同雙翼之於鳥。律藏《大品犍度.大犍度.70Vin II 91中規定,請求出家時,必須具備衣和鉢,方得受具足戒。出家後,若有遠行,必須帶著衣和鉢隨行。4表示此經發生在佛陀已為比丘制定雨安居之後。印度雨季為期四個月,比丘的雨安居期間為三個月。在雨安居期間,比丘不得遊行。

[66] 古代印度人向貴人表達尊敬之意時,即以右手繞行貴人三圏。另外,軍隊凱旋歸來時,也先繞城三匝才入城。此習俗保留於佛教,表示對佛、塔、尊宿等之敬意。參《佛教語大辭典》上冊,頁79a

[67] 「即夜蓋藏床臥安眠」,這句話就字面解讀似乎是「當晚儲藏床具、卧具後,安睡」。但是,依常理和事情的先後次第來看,就顯得有點奇怪。

[68] SPMP: paTipAdesiSB: paTivedesiÑANamoli (2001:1119) Bodhi (2000:1169)皆取「paTipAdesi」,譯為:”established… in the practice”片山 (2002:336) 取「paTivedesi」,譯為「告らせた」,同頁註五註解為「信者としてめた」。PED 396: paTipAdeti意思是to impart, bring into, give to, offer, present,有「給予」、「傳授」等意。PED 399: paTivedetito make know, declare, announce根據以上分析,意思可能是使五百人歸依,成為「優婆塞」。本文暫譯為「教化」。

[69] SP無此句。

[70] MP: sacchi-akAsi

[71] 這句MP: Atha kho AyasmA PuNNo aparena samayean parinibbAyi。意思是:然後,大德富樓那於後來般涅槃。

[72] 《雜阿含884》:「有無學三明。何等為三?無學宿命智證通、無學生死智證通、無學漏盡智證通」。(T02, no. 99, 223b4-5)該經對三明的內容有詳細說明。此三明的巴利語依序為pbbbenivAsAnussatiJANa, cutUpapAtaJANa, AsavakkhayaJANa

[73] 在此指無餘依涅槃。除了證得三明外,《有部律》、《滿願子》皆記載證得六通,這表示他已成就為俱解脫阿羅漢。《雜阿含311》和巴利本都無「六通」後等經文,也有能是後人所添加。

[74] 此處「五百」是虛數詞,用以表示多數的概念,並非真的指「五百」個單位。修飾對象可包括空間、時間、物象、教法等。參釋自範(2001)頁150-159。尤其頁154157

[75] 僧伽藍,巴利saGghArAma,是僧伽居住的園林。《有部律》的「毘訶羅」,巴利vihAra,或意譯為精舍、寺、住處、僧房,也是出家人居住修行的地方。因此,會配置居住所需的繩床、臥褥、床、坐卧具等。

[76] 「尋」意思是不久、接著、隨即。

[77] 1)《大正藏》為「清信士」,《宋》《元》《明》三本為「諸清信士」。巴利本「upAsakasatAni」意思也是「諸優婆塞」,本文斠勘為「諸清信士」。(2)「清信士、清信女」就是優婆塞、優婆夷。參《一切經音義》卷13:「鄔波索迦(梵語也,古譯云優波婆迦,或云優婆塞,皆訛略也。唐云近善男,有部律近事男,亦云近宿男,為近三寶而住宿承事也,或言清信士、善宿男者,義譯也)。」T54, no. 2128, 382b15-16

[78] 後半句upasaMkamitvA nisIdiMsuSPSB從略。

[79] 《集韻.藥韻》:「卻」或作「却」。《楚辭.九歎.愍命》:卻,退也。見《故訓匯纂》見288c-d

[80] MP: kAlakato

[81] SBMP:無ahosi

[82] SP: dhammassa cAnudhammaMDOP 116a: anudhamma:意為in according with(依照),古德常譯為「隨法」、「次法」、「順法」PaccapAdi DhammassaAnudhammaM 本文譯為「依法行踐」,古德有時譯為「法次法向」。

[83] MP: vihethesi

[84] SPSB無最後這一句。

[85] Bodhi (2000:1360), n.1317Horner (1977:322), n.2,二書都推測可能因為富樓那英年早逝,故稱他為「善男子」。片山(2002:337)註9則認為是「比丘」的意思。根據筆者查詢《阿含》和《尼柯耶》,發現「善男子」一詞,除了用於指一般的在家人之外,也常用於佛陀泛指出家的比丘們,常出現於定型句中,如《雜阿含》:「善男子出家,剃除鬚髮,身著法服,正信,非家出家,乃至自知不受後有。」T02, no. 99, 3c3-5。在某些情況下,則用於指稱某特定比丘,如以下各經。

1本經。尊者富樓那,佛稱他為「富樓那善男子」時,他已般涅槃。

2SN 2287.跋迦梨》與對應經《雜阿含1265》,尊者跋迦梨患病,想解脫而自殺。

3SN 35:69.優波先那》與對應經《雜阿含252》,尊者優波先那被蛇咬死。

4SN 4:3:3.瞿低迦》與對應經《雜阿含1091》,尊者瞿低迦為了不退轉而自殺。

5MN 31.牛角林小經》、《中阿含185》,佛陀在全經最後稱揚經中的三位和合共住、精進修習的比丘們為「族姓子」,即「善男子」的異譯。

6AN:8:9.難陀》與對應經《雜阿含275》,佛陀稱比丘難陀為「善男子難陀」,讚揚他關閉根門,知量而食,初夜、後夜精勤修業,正念正智成就。

目前所讀到的《阿含》或《尼柯尼》中,佛陀都未曾對著比丘直呼「善男子」,而是在其他比丘面前說稱揚該比丘時,才稱該比丘為「善男子」。前四經被稱「善男子」時,該比丘已身亡,至於是否年輕身亡,還需要更進一步考證。後二經被稱「善男子」時,該比丘尚未身亡。可見,佛陀稱某特定比丘為「善男子」時,並不一定指他年輕死亡。但為何不稱「比丘」而稱「善男子」,須收集更多經例才能判斷。

[86] 即善男子。

[87] 「三達」在指應是指「三明」。《中阿含161》:「善知清淨心 盡脫婬怒癡  成就於三明 以此為三達」( T01, no. 26, 689a7-8)

[88] 「諦觀順法」可能對應巴利paccapAdi dhammassAnudhammaM

[89] 「咨嗟」是讚嘆。「無極」是無窮盡、無邊際。見《漢語大詞典》。這句話是指世尊對邠耨.文陀尼子無盡地稱譽、贊嘆。

[90]此處佛陀所說的內容,《滿願子》與巴利經文差異非常大。在此略分析之。《滿願子》段落15經文只有「證三達」,此處多了「證得六通」,似乎內部經文不一致。「諦觀順法」可能對應巴利paccapAdi dhammassAnudhammaM。(依法行踐),「不與餘事,唯講法典」似乎對應巴利na ca maM dhammAdhikaraNaM vihesesi.不因法惱害我)。「諸漏已盡……已得羅漢」等56字似乎對應巴利「富樓那善男子已般涅槃了」一句,相較於巴利經文,內容多了許多。尤其「邠耨.文陀尼子」一詞,《滿願子》只出現一次,其他傳文皆無。

[91] T55, no. 2154, 510a19

[92] T55, no. 2145, 32a333a21

[93]筆者在這學期的作業〈守護諸根初探——以《六入處相應》相關經群為主〉一文中,已有較深入的研究和探討,在此不復贅述。本文側重於對照各傳本對於這段教授的異同。

[94] 《雜阿含241T02, no. 99, 58a10

[95] 《雜阿含1176T02, no. 99, 316b28-c1

[96] T2, no. 99, 89b08-10b12-16

[97] 參譯註一節此段經文的註腳。

[98] Ruhala (2001) 英文頁2935

[99] S IV 366-9: … uppajjati nand². Nandiy± sati s±r±go (有貪)hoti; s±r±ge sati sa½yogo hoti. Nandisa½yojanasa½yutto kho, Migaj±la, bhikkhu sadutiyavih±r²ti vuccati.…
S IV 36-2 -372  nand² nirujjhati. Nandiy± asati s±r±go na hoti; s±r±ge asati sa½yogo na hoti. Nandisa½yojanavisa½yutto kho, migaj±la, bhikkhu ekavih±r²ti vuccati.兩段中分別有「此有故彼有」和「此無故彼無」的句型。

[100] S IV 142-2: Nandikkhay± r±gakkhayo; r±gakkhay± nandikkhayo. Nandir±gakkhay± citta½ suvimuttanti vuccati. 對應的《雜阿含188189》為「心正解脫」,並多了一段「心正解脫者,能自記說: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100]不受後有」。由此可知,此處的「心善解脫」即成就阿羅漢果。

[101] 此三者一組的套詞可能有前後的次第關係。尤其最後的「繫著彼而住」,應該是引生「喜」(nandi)及樂著、貪愛等後續一連串染著的心理反應的要因。待將來有因緣再深入研究。

[102] 25

[103] 此處六根「見、聞、嗅、嘗、覺、知」或「見、聞、嗅、知」六境的描述,常見於《阿含》。如:T02, no. 99, 87c29681c24-25

[104] 參片山(2002:503)補註2

[105] D II 4922-25: Khant² parama½ tapo titikkh±, nibb±na½ parama½ vadanti Buddh±; na hi pabbajito par³pagh±t², samaºo hoti para½ viheµhayanto. 本文中譯以意譯為主,尚無法兼顧偈頌的格式。na hi意為「當然不」、「絕非」,在此否定偈頌的後二句。此偈頌也見於《法句經184》。另見對應的漢譯《長部》諸經,如《毘婆尸佛經》:「忍辱最為上 能忍得涅槃」(T01, no.3, 158a23);《長阿含1》:「忍辱為第一,佛說涅槃最,不以除鬚髮害他為沙門。」(T01, no. 1, 10a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