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淨道論「六種性行」之瞋行人研究

   ──清淨道論阿含經關經論為範圍  

(廖翎而)

 

目錄

前言

一.清淨道論背景

二.何謂性行

三.分辨六種性行

(一).性行的原因

(二).外相介紹

四.進入瞋行人的內心

(一).瞋行人的定義

(二).瞋從何而生

(三).瞋行人的優勢與過患

   (1).優勢

   (2).過患

     1.能燒一切功德

     2.但見人過,不見己非

     3.善友、財物皆遠離,被視為惡人

     4.引發諍鬥、殺生等惡業

     5.障礙智慧、不轉向涅槃  

(四).瞋行人覺醒的例子

五.瞋行人的修行法門

(一)生活運用層面

1.正知正念

2.一心聞思修法義

3.忍辱

4.親近善知識

(二)修行業處

1.修行環境

2.四無量心──慈心觀

3.觀──青、黃、赤、白

結論──成為生命的主人

前言

 

對於人的存在,筆者一直有很深的疑惑,由五蘊因緣和合的個體,存在於這個器世界時,原是假我!但是我們每個人在證悟之前都只是一名凡夫,因此受五欲的困惱,依本性行事應對,不停地造業,加上對個體的不了解,甚至不明白為什麼對於同樣的刺激(包括觀念與行為等等),會產生與他人大異其趣的反應,甚至導致個人生命的扭轉,彷彿一切都是身不由己,但真是如此嗎?事實上,人是可改變生命,甚至輪迴軌跡。于凌波指出佛陀認為五蘊和合的心理活動,其行為形成經驗的痕跡──活動力的慣性及其餘勢,刻劃出人的個性,又影響著未來的心理活動,由活動而影響性格,由性格又影響活動[1],形成不同的業力,因此想要悲哀或歡喜的生命模式,每個人皆有選擇權,只是這一切需從了解自己著手!再進而掌握自己的個性,甚至改變生命的流轉模式。所有的一切都需從了解自己著手,因為了解問題,已解決問題的一半。而本文企圖不僅要了解問題,而且會提出問題的解決方案。

在進行對於個體的了解時,筆者以清淨道論》、《阿含經相關的經論為範圍,發現有關個性的分析,最有系統的當屬清淨道論的「六種性行」,而阿含經相關經論中,也有相當多文獻針對「性行」進行探討,所以本文的經論出處即限定在清淨道論》、《阿含經相關經論。其次,若探討六種性行,顯得太龐雜,因此筆者考慮六種性行中,以「瞋」最常廣泛地引起人際關係的緊張及社會國家的不安,顯得「瞋行人」人數眾多且影響層面顯著且深遠,便決定再將主題縮小到探討「瞋行人」。

因此本文從認識清淨道論的六種性行起,進而分析瞋行人及其修行法門,以助瞋行人走出「瞋」的制約,並藉此修行逐步走上解脫的康莊大道,念念不離正知正念,去除熱惱身,身心輕安,智慧充滿,而能如實知見五蘊無常的現象,漸次證悟無我、破迷啟悟,達至涅槃。

 

一.《清淨道論》的背景

覺音(Buddhaghosa)是西元五世紀左右之中印度摩揭陀國人,他撰《清淨道論》(巴利名 Visuddhi-magga,共三卷)闡述佛教綱要,向AnurAdhapura 地方「大寺」(MahAvihAra)諸長老展示其才識以接受其傳法。此書著作的年代約西元四三三年左右。[2]  

水野弘元說:「《清淨道論》是一部彙集南方上座部教理最詳盡、最適當的論書。要瞭解南方上座部的教理,本書是非讀不可的。」[3]早島鏡正說:「《清淨道論》是南方巴利佛教中被推尊為最高權威的論書,其百科全書式的內容,可以與有部的大毘婆沙論相匹敵。」[4]《清淨道論》是南傳佛教典籍中最受後人重視的佛書,也是南傳佛教史上最偉大的論師──覺音的劃時代鉅著。[5]

 

二.何謂性行

依據《清淨道論》定義,性行和本性、增性是同一意義。[6]指人的個性傾向。

將人分為六種性行,是種相當簡約的方法。事實上,每個人都可能同時具備貪、瞋、痴、信、覺、尋六種個性,只是較偏向某種性行。這也是指世間假名的「我」的個性分析,是仍不能如實知第一義諦「無我」的個體,也不能如實觀察空相應緣起隨順的「我」,因此仍流轉生死、苦於煩惱,也可以說這六種性行人,是以六種煩惱為分類標準。

但佛法重在尋求解脫,若能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如法修行,就能解脫個性的制約,而得菩提、證涅槃,與空相應、隨順緣起,最終達「無我,無我所」而自利、利他。

 

三.分辨六種性行

 

依《清淨道論》〈說取業處品所載,性行主要有六種,即貪行、瞋行、癡行、信行、覺行、尋行。[7]

其中信近於貪德,譬如貪為事物的愛求,信為求於戒等之德,所以貪行者與信行者同分;慧近於瞋德,譬如瞋為尋求不實的過失所致,而慧則尋求實在的過失所致,所以瞋行者與覺行者同分;癡行者常有諸尋生起,以尋近於痴行,譬如癡因不能洞察所緣而動搖所致,而尋則以輕快思惟而動搖所致,所以癡行者與尋行者同分。[8]

此外,尚有愛、慢、見三種性行。但是因愛即是貪,慢亦與貪相應;而見是因癡而成,所以見行即為隨癡而起。[9]因此愛、慢、見即包括在貪與癡之內,不必另立於六種性行外,本文仍以六種性行作為探討範圍。以下圖示之,使諸性行的關係更一目了然:

 

  

(一).性行的原因

 

形成性行的原因依據《清淨道論》所載主要有四種,筆者整理如下表:[10]

 

 

(4)依宿因決定:

根據優娑曇結頓[11]所說:「此等有情依宿因決定而有貪增盛,瞋增盛,癡增盛,無貪增盛,無瞋增盛及無癡增盛。」作業時依貪瞋痴何者作用較強,決定呈現出貪或瞋或癡的面貌,如下:[12]

 

 

 

 

 

 

依上述可知,起心動念之際,往往是貪瞋痴一起作用,譬如若常沒有貪念而瞋心、癡念卻都強,就會呈現「少煩惱、瞋恚而又鈍慧」的個性,所以所謂瞋行人往往也可能是貪行人或癡行人,只是瞋相較強而已,這是宿因及作業時之習性所致。

 

(二).外相介紹[13]

 

 

走路

站立、坐

工作

貪行者、

信行者

自然的步驟及優美的走法而行,徐徐的放下他的足,平正的踏下,平正的舉起,他的足跡是曲起的(中央不著地)。

以令人喜悅而優美的姿態。

不急的平坦地佈置床座,慢慢地臥下,以令人喜悅的姿態並置其手足而睡;若叫他起來時,則緊急地起來,如有懷疑的慢慢地答覆。

不急不緩令人歡喜而圓滿的。

歡喜脂肪及甘美之食,食時,則作成不大過一口的圓團。細嘗各種滋味而不急迫地食,若得任何美味則生喜悅。

 

若見細小的喜悅事物、亦生驚愕而久視不息,縱有小德亦生執著,但實有大過亦不計取,甚至離去時,亦作留戀回顧不捨而去。

瞋行者、

覺行者

以足尖象掘地而行,他的足急促的踏下,急促的舉起,而他的足跡是尾長的(後跟展長)。

以頑固的姿態。

 

急促地這裡那裡把床座佈置一下,即投身作蹙眉狀而臥;若叫他起來之時則緊急地起來,如怒者答覆。

緊張而不圓滿的。

喜歡粗酸之食,食時,作滿口之團,不細嘗滋味而緊急地食,若得任何不美之食則生瞋怒。

 

若見細小的不如意事物,亦如倦者而不久視,縱見小過亦生瞋惱,而實有德亦不計取,在離去時,作欲離而毫無顧戀而去。

癡行者、

尋行者

以混亂的步法而行,他的足象驚愕者的踏下,亦象驚愕者的舉起,而他的足跡是急速壓下的(前後都展長)。

混亂的姿態。

不善計劃的佈置床座,大多身體散亂覆面而臥;若叫他起來時,則作「唔」聲而遲緩地起來。

緩慢而紊亂的。

沒有一定嗜好的,食時,作不圓的小團,殘食投入食器中,常污其口,散亂其心思惟彼此而食。

見任何事物都是依他人的意見的,聞別人呵責、讚嘆他人,他也呵責、讚歎,自己無智力取捨辨別。

 

四.進入瞋行人的內心

由以上的分析,已可以大致分辨出自己偏向六種性行中的那一種。接下來,就是勇於面對自己,為什麼會成為這類人?如何尋求適合自己的修行法門來尋求解脫!以下筆者將針對瞋行人,進行更詳細的探究。

事實上,無論是誰都不會喜歡被歸納為「瞋行人」,那往往意謂著:「你很會生氣」「你是有問題的人」「我們應該離你遠一點」等等,是否瞋行人真得那麼令人討厭?然而似乎大多數的人都有生氣的時候,也都是潛在的瞋行人,於是社會上往往充滿憤怒的氣氛,人人以怒氣相待,互不相讓,不僅使人際關係亮起紅燈,也影涉著生命品質的下降,因此必須了解瞋行人的內心,才能真正改變瞋行人,成為生命的主人。

 

(一).瞋行人的定義

「心」原是第一心,是無記的、清淨的,受瞋之染污而起心造業,所以雖有所謂瞋行人,並非被定義成「非常會生氣的人」,而是指心受瞋染污的人。

所以需先探討究竟何謂「瞋」?梵語 pratigha dvesa巴利語 patigha dosa 。又作瞋恚、瞋怒、恚、怒。音譯作醍鞞沙(dvesa。心所(心的作用)之名。係指對有情(生存之物)怨恨之精神作用。[14]

對瞋的解釋清淨道論》談的不多,但在《阿含經》等經論中有許多對瞋的描述,據《長阿含經》所載,瞋與貪、癡兩者,共稱為三毒(三不善根)。[15]亦屬五蓋、十惡之一。瞋屬欲界所繫之煩惱,於色界、無色界則無。貪乃從喜愛之對境所起,反之,瞋則從違逆(不順心)之對境所起。[16]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五法品定義「瞋」,則將瞋當成是種過患,能為害有情、擾惱眾生:「云何瞋恚?答:於諸有情,欲為損害、內懷栽孽、欲為擾惱、已瞋、當瞋、現瞋、樂為過患、極為過患、意極憤恚、於諸有情各相違戾、欲為過患、已為過患、當為過患、現為過患,是名瞋恚。」[17]

   瞋行人則是作業時瞋心重的人。也就是說接受刺激之時,較會反應瞋相的人。

瞋行人並非「總是在生氣的人」,而是因擇善固執,易見他人之小過而生瞋,卻不見他人之才德,也就是常載著「有色眼光」看世界,好批評、常懷不滿而憤憤不平,總是讓自己與他人都活得很累,正因為如此,習慣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衡量人事物的瞋行人,常因此引發爭紛,為自己帶來更多的煩惱。

 

(二).瞋從何而生

 

為什麼這麼生氣?若不知道憤怒由何生?又怎能談及如何對治它,所以接下來再繼續探討它的來龍去脈。

佛經中常述那些懷有龐大憤怒能量的人,是因為被五蓋所障而身不由己,給人易怒的形象;換句話而言,即因為我執而生,《相應部》云:「貪欲和憤怒從那裡誕生?喜樂、厭惡和恐懼從那裡產生?思慮(vitakka)折磨著心,就像孩子們放烏鴉般,這思慮從那兒產生?」它又說:「知道煩惱從那裡產生的人,便能把它剷除,他們渡過了難以渡過的水流,渡過了未曾渡過的激流,從此不會再生。」[18]

瞋是人的根本煩惱之一,知道它從那裡產生?才能超越瞋的煩惱,痛苦才會消失。

《雜阿含經》回答了瞋是由何產生?它說:「何等為瞋恚蓋食?謂障礙相,於彼[19],「不正思惟」是瞋恚的重要因素,「不正思惟」是指什麼?依覺音論師,乃指「四顛倒」,即把「無常、苦、無我、不淨」視為「常、樂、我、淨」。「障礙相」則是能引生瞋恚蓋的所緣境,是「淨相」的反面,即「不可愛、不可意、不可念、長養瞋恚」之六塵,《中阿含經》解釋「障礙相」就是違逆其心意。它提到:「對他人加之自身的身口二行,如拳扠、石擲、杖打及刀斫,若有賊來,以利刀、鋸刀節節解截,都應學習使自己的心不變易、口不惡言,還要進一步起慈悲心。」這些利刀、鋸刀等即是「障礙相」。[20]

瞋之所以產生,是由於執著在人生是永遠不變、是快樂、是自由自在、毫無拘束的、身心是清淨無染的,所以一旦事物產生變化,「所緣境」違逆心意,不僅立即產生「人事全非」、「上天何其不公」、「為什麼是我」、「世人真可怕」之顛倒想法,痛苦不堪,越想越難過之餘,還會憤恨不平、惱害他人、妒忌害賢、結怨不捨[21]。造下更多的惡業,自誤害人,甚至遺憾終生!

 

(三).瞋行人的優勢與過患

由上述已知瞋行人之源由與造業之可畏,那麼是否瞋行人真的一無可取嗎?若不是,那麼優點是什麼?又如何從缺點中尋求改進?所以接下來繼續了解其優勢與過患。

(1).優勢

《清淨道論》記載:瞋行人與覺行人同分。瞋行人起善業時慧力強,為什麼呢?瞋為尋求不實之過失,慧則尋求實在之過失,兩者的覺察力皆較高;此外,瞋以迴避有情之態度,慧則迴避諸行之態度,兩者皆有擇善避惡的果斷意志力,所不同地是瞋行人往往利益自己、而迴避有情眾生,所以若瞋行人能多行善業,迴避惡行,則慧力必增,而往覺行人之路邁進。[22]

瞋行人與覺行人相同處在於能依法奉行,聽到善法即勤習不倦,所以容易修行成功。

另外,被認為是覺音撰清淨道論之重要理論依據的《解脫道論》也有瞋行者近智者之說:「問何故瞋恚行及意行成一?答瞋行人於善朋增長智行瞋,親覲功德故。復次以三行瞋恚及智成一相,非愛念故、覓瞋故、捨故,於是瞋人非安愛念,智者非安行念,瞋恚人覓瞋,智者覓行過患,瞋人安捨,智者安捨行,是故瞋行人及意行成一相。」瞋行人因為親近善知識而實行功德,不會貪念不捨過往愛戀,將瞋行轉為智慧的增長力量[23],又瞋行人安於迴避諸有情,智者則安於迴避諸行。所以瞋行人與智者相近。

瞋行人若能接觸良師益友,必能增長智慧,因為一生尋尋覓覓的瞋行人,終於尋覓到真諦,在善知識循循善誘的指導放下執著,不再輕易生瞋,反而開始反省自己的過錯,周遍思惟,捨棄錯誤的知見,而如實奉行,撥開生命中的塵埃,讓智慧與慈悲浮現,慢慢地現出智者相。

所以身為瞋行人最值得驕傲的事,便是「有慧根」、「覺察力強」、「有思考能力」、「有意志力」、「近於智者」,並非一無是處。

 

(2).過患

 

瞋行人的過患甚多,在此歸納為五點,以資警愓:

1.                能燒一切功德:增壹阿含經記載:「諸佛般涅槃,汝竟不遭遇,皆由瞋恚火。」[24]瞋恚之熱惱如火,故稱瞋恚火。瞋恚能燒盡一切功德,故譬之以火。

2.                但見人過,不見己非:易見小事而生怒,據清淨道論所載:「瞋行者若見細小的不如意事物,亦如倦者而不久視,縱見小過亦生瞋惱,而有實德亦不計取,在離去時,作欲離而毫無顧戀而去。[25]瞋行者指責別人的過錯,往往一針見血,還自以為聰明而不自知已傷害別人。相對地,較易原諒自己的過失,會「聰明地」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看不見別人的優點。

3.                善友、財物皆遠離,被視為惡人:

中阿含勸人遠離瞋行人:「世尊說此頌曰:瞋者得惡色,眠臥苦不安,應獲得大財,反更得不利,親親善朋友,遠離瞋恚人,數數習瞋恚,惡名流諸方,瞋作身口業,恚纏行意業,人為恚所覆,失一切財物,瞋恚生不利,瞋恚生心穢,恐怖生於內,人所不能覺,瞋者不知義,瞋者不曉法,無目盲闇塞,謂樂瞋恚人……[26]

雜阿含經則說:「正智心解脫,慧者無有瞋,以瞋報瞋者,是則為惡人」[27]

4.                引發諍鬥、殺生等惡業:人在瞋恚中,內心處於沸騰,激動無法靜心修止觀,忘記正念正知,甚至會無法控制脾氣,與眾諍鬥,犯下殺害眾生等惡業,此人使自己及他人都不得安穩快樂,就算享受天人的福報也有極苦的災患。中阿含經所言:「佛言,阿難,或有一人瞋惱者結纏,阿難,謂人瞋惱者結纏,彼不敬師,不見法,不護戒,彼不敬師,不見法,不護戒已,便於眾中起如是諍。謂此鬥諍不益多人,多人有苦,非義非饒益,非安隱快樂,乃至天人生極苦患。[28]

5.  障礙智慧、不轉向涅槃:

瞋,為修學佛道上最大之障害,經論中常誡之,如雜阿含經》云:「若瞋恚映障,愚癡映障。自害、害他、自他俱害,乃至常懷憂苦受覺,又復,貪欲為盲,為無目、為無智、為慧力羸,為障閡,非明、非等覺,不轉向涅槃[29]

 

瞋行人之過患比優勢超過甚多,可見得瞋行人需努力修正自己,才不致於造下惡業、善友遠離,智慧不生,不登涅槃等,自食惡果。

 

(四).瞋行人覺醒的例子

在四部阿含經中談到瞋行人的例子頗多,這裡僅以一位人物為代表。在中阿含大品教曇彌經第十四》裡精彩地敍述一位瞋行人的故事:「尊者曇彌為生地尊長,作佛圖主,為人所宗,凶暴急弊,極為麤惡,罵詈責數於諸比丘,因此故生地諸比丘皆捨離去,不樂住此。……生地諸優婆塞聞已,即共往詣尊者曇彌所,驅逐曇彌。……於是,尊者曇彌往詣佛所,稽首佛足,卻坐一面,白曰:世尊,我於生地諸優婆塞無所污,無所說、無所犯,然生地諸優婆塞橫驅逐我,令出生地諸寺中去。[30]

在這部經裡說了一個非常動人的故事:一位比丘,身為佛寺主持法師,為人卻凶暴粗惡,正是典型的瞋行人,他犯下許多惡行,令諸比丘不願再與其相處,而紛紛離去,最後他也因此而被在家信眾們驅逐離寺,但是他仍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反而到佛陀面前哭訴別人的過錯。

佛陀開示他的方法相當高明,不但絲毫不責備他,反而娓娓以一個故事為喻,告示瞋心的可怕足以摧毀極大的福報,來勸誡他去除瞋恨,安住於法,最後此瞋行人曇彌受到正法的感召,流淚滿面,立即改過遷善,奉行正法:「世尊告曰:曇彌,昔時有人壽八萬歲。曇彌,人壽八萬歲時,此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村邑相近,如雞一飛。曇彌,人壽八萬歲時,女年五百歲乃嫁。曇彌,人壽八萬歲時。有如是病:大便、小便、欲、不食、老。曇彌,人壽八萬歲時,有王名高羅婆,聰明智慧,為轉輪王。……曇彌,高羅婆王有樹,名善住尼拘類王。曇彌,善住尼拘類樹王而有五枝。……善住尼拘類樹王果大如二升瓶,味如淳蜜丸。……有一人來,饑渴極羸,顏色憔悴,欲得食果,往至善住尼拘類樹王所,飽噉果已,毀折其枝,持果歸去。善住尼拘類樹王,有一天依而居之,彼作是念,閻浮洲人異哉,無恩無有反復。寧令善住尼拘類樹王無果不生果,善住尼拘類樹王即無果,亦不生果……當知大水暴風雨,善住尼拘類樹王拔根倒豎。……樹天不應瞋恚,不應憎嫉,心不應恨,樹天捨意而住樹天,如是樹天住樹天法……如是,曇彌,若有比丘罵者不罵,瞋者不瞋,破者不破,打者不打。如是,曇彌,沙門住沙門法。於是,尊者曇彌即從坐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啼泣垂淚,白曰:世尊,我非沙門住沙門法,從今日始沙門住沙門法[31]世尊告訴曇彌,過去的世界人壽八萬歲,福德富樂享用不盡,但是有一天有一人偷食善尼拘類王的樹果,在飽食後毀折其枝,令樹王懷怨而寧令樹不生果,後招致帝釋天的洪水處罰與訓誡,終於明白不該生氣、忘記本分,應遵守樹王的責任,所以世尊告誡曇彌,沙門也應守沙門之法,不應憎嫉憤恨,而終使曇彌大悔,世尊看見曇彌懺悔立誓,並即教他修行增上慈法,精進向善,真正遠離瞋恚之苦報。

 

六.瞋行人的修行法門

改變瞋行人的方法,應落實在生活的六根對六境乃至六觸的當下裡,不能等到惡業已發作時才進行,要隨時對治它,使瞋恚蓋漸漸不起,否則若等到正修止觀時才運用「定的業處」來對治,恐怕為時已晚,難以奏效。[32]

在生活上,應如何做?經論討論範圍太廣,這裡僅以阿含經中談論對治瞋心的數個方法為例。

 

(一)生活運用層面

1.正知正念

 

根據中阿含經記載,舍梨子曾對諸比丘談及如何觀察自己有瞋心及去除之方法,可幫助眾生維持正念:「若比丘觀時則知,我有增伺、有瞋恚心、有睡眠纏、有調貢高、有疑惑、有身諍、有穢污心。無信、無進、無念、無定、有惡慧者。諸賢,彼比丘欲滅此惡不善法故。便以速求方便,學極精勤,正念正智,忍不令退。諸賢,猶人為火燒頭、燒衣。急求方便救頭、救衣。[33]去除瞋心的決心就如火燒頭、燒衣般,必須速求且精勤,以正念正智,維持不退心,滅除此惡不善法。

中阿含經》又載:「若比丘.比丘尼成就慚愧為衣服者,便能捨惡,修習於善;若比丘.比丘尼成就四禪為床座者,便能捨惡,修習於善。」[34]「若比丘、比丘尼成就護六根為守閤人者...猶如王及大臣有守門將。聰明智慧、分別曉了...如是,比丘、比丘尼以正念為守門將,便能捨惡,修習於善。」[35]、「若比丘、比丘尼成就八支聖道以為道路。平正坦然,唯趣涅槃者,便能捨惡,修習於善。[36]以慚愧心、成就四禪、守護六根、正念、八正道為修習之道,便能捨惡習善。

所以瞋行人應多欣賞別人的優點,常懷慚愧心,維持正智正念,修行八正道,不見人惡但見己過,就能以柔軟心對待眾生。

 

2.一心聞思修法義

 

瞋行人一生可謂尋尋覓覓,受自己的壞脾氣所折磨,所以一旦得遇正法,便拳拳服膺,依法奉行,希望解脫煩惱,勇於向真理的道路邁進,所以聞思修正法,對瞋行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契機。

  《長阿含經》中記載若能聞思修法義,最終能心得歡喜,得法愛,身心安穩,最後獲得解脫:「比丘聞如來說法,或聞梵行者說,或聞師長說法。思惟觀察,分別法義,心得歡喜,得歡喜已。得法愛,得法愛已,身心安隱。身心安隱已,則得禪定,得禪定已。得實知見,是為初解脫入。[37]

 

3.忍辱

  

在諍怒中,瞋恚所引發的煩惱,往往令瞋行人事後悔之不及,所以忍辱對於防止瞋心之起,尤為重要。

雜阿含經述佛陀如何做到忍辱,及如何轉煩惱為菩堤:「健罵婆羅豆婆遮婆羅門遙見世尊,作麤惡不善語,瞋罵呵責,把土坌佛。時,有逆風,還吹其土,反自坌身。爾時,世尊即說偈言:『若人無瞋恨,罵辱以加者,清淨無結垢,彼惡還歸己,猶如土坌彼,逆風還自污。』」[38]

連佛陀都曾遭遇過被人丟泥土的難堪待遇,而以忍止諍的修為化解,凡夫如我們又有什麼需氣憤呢?所以學習佛陀的智慧與慈悲,正是瞋行人所需要。

 

4.親近善知識

 

何者為善知識?雜阿含經記載:「以慚愧故不放逸,不放逸故恭敬順語,為善知識。為善知識故樂見賢聖,樂聞正法,不求人短。不求人短故生信、順語、精進。精進故不掉,住律儀、學戒。學戒故不失念、正知、住不亂心。不亂心故正思惟,習近正道,心不懈怠。心不懈怠故不著身見,不著戒取,度疑惑。不疑故不起貪、恚.癡。離貪、恚、癡故堪能斷老、病、死。」[39]善知識有諸多特質:慚愧不放逸、恭敬順語、樂見賢聖、樂聞正法、不求人短、精進、深信、守律儀、學戒、不失正念正知而不亂心、正思惟、習近正道、不著身見、不著戒取、度疑惑、不起貪、瞋、癡,最後能斷老、病、死。

《長阿含經》云:「又有眾生多於瞋恚,不捨身、口、意惡業。其人於後遇善知識,得聞法言,法法成就,離身惡行、口、意惡行,生歡喜心,恬然快樂,又於樂中,復生大喜。[40]所以善知識對瞋行人是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能遠離身、口、意惡行,恬然快樂,生大歡喜。

不過,那種人是瞋行人的善知識呢?基本上,瞋行人「見賢思齊」,所以會尋求才德兼備的人為師友,得遇善知識後的瞋行人,往往將改變一生的命運。

中阿含經舉一譬喻說明瞋恚之人得遇善知識後的情況或有一人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若慧者見,設生恚惱,當云何除。諸賢,猶如有人遠涉長路,中道得病,極困委頓,獨無伴侶,後村轉遠,而前村未至,若有人來住一面,見此行人遠涉長路,中道得病,極困委頓,獨無伴侶,後村轉遠,而前村未至,彼若得侍人,從迥野中,將至村邑,與妙湯藥,餔養美食,好瞻視者,如是此人病必得差。謂彼人於此病人,極有哀愍慈念之心。如是……此賢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莫令此賢因身不淨行,口、意不淨行,身壞命終,趣至惡處,生地獄中。若此賢得善知識者。[41]瞋行人猶如遠行委頓、求助無門的旅人,而善知識則似懷著哀愍慈念之心,適時給予妙湯藥、美食的醫生及照顧者,令旅人身心健康。同理,瞋行人也因善知識的細心照料及教導,而令身、口、意清淨,等身壞命終時,不墮地獄惡趣。

諸如上述諸點,瞋行人若能在生活中依法奉行,必能捨惡修善,以此基礎再以適合的業處對治瞋心。

 

(二)修行法門

 

1.修行環境──

 

在進入業處前,首先一提,《清淨道論》指出環境對修行人而言,其實是非常重要,可使用優美柔軟的用具及環境,避免引起瞋怒,而生喜悅心,這能幫助瞋行人走向覺者的修行之路,需要注意的地方如下:

住所:勿過高,勿過低,具備樹蔭和水,用好的隔壁柱子和階梯,善飾以花環籐飾及種種繪畫的輝耀,平滑柔軟的地面,猶如梵宮一樣的用各種彩花雲布善為嚴飾天蓋,善為佈置有清淨悅意配備的床椅,處處撒布以芳香的華香,一見而生喜悅者為適當。脫離一切危險,清淨平坦及施以莊嚴設備者為宜。只有一床一椅為宜。

穿:衣服亦宜以優美的支那綢、蘇摩羅綢、絲布、細棉布、細麻布等做成輕便的單衣或雙衣,並染以適用於沙門的優等顏色。

吃:一切均以優勝而隨其所願者為宜。缽的形狀當如水中之泡,猶如寶石一樣的善加磨擦而除垢,以適合於沙門而極清淨顏色的鐵製的缽為宜。其行乞的道路則以脫離危險平坦而喜悅的及離鄉村不過遠不過近者為宜。粥飯硬食則具有色香美味及養分而可悅的,

威儀:以臥或坐為宜。

色彩:其所緣則對於青等色遍中,以任何極淨之色為宜。[42]

 

2.觀──青、黃、赤、白

 

中阿含經中談及:彼斷,乃至五蓋,心穢、慧羸。修第一地一切處,四維上下不二,無量。如是修水一切處,火一切處,風一切處,青一切處,黃一切處,赤一切處,白一切處,無量空處一切處。修第十無量識處一切處,四維上下不二無量。[43]根據《阿含要略》所言,其中適合瞋行人修行的法門,屬青、黃、赤、白徧觀。[44]

 

3.四無量心──慈心觀

 

長阿含經》云:「復有四法,謂四梵堂。一慈、二悲、三喜、四捨。……於是,比丘越一切色想,先盡瞋恚想,不念異想。[45]

四無量心中的慈心觀能對治瞋恚,如《增阿含經》指出:「已行慈心,所有瞋恚皆當除盡……」;《增壹阿含經》又云:「世尊告曰:……極盛欲心,要當觀不淨之想,然後乃除;若瞋恚盛者,以慈心除之;愚癡之闇,以十二緣法然後除盡。」[46]

對一切眾生修慈,乃至怨親平等,即能離瞋恚。如《解脫道論》即言:「菩薩摩訶薩,於一切眾生修慈,於親友中人怨家,平等心離瞋恚愛。」[47]

關於慈的修習原則,這裡引《雜阿含經》所說:「聖弟子與慈俱,無怨、無憎、無恚、弘重心,無量修習普緣,一方充滿;如是二方、三方、四方、上、下,一切世間,心與慈俱,無怨、無憎、無恚,弘重心,無量修習,充滿諸方,一切世間普緣住……」。[48]願自己無怨、無憎、無恚、弘心,也願無量有情、一切世間皆能無怨、無憎、無恚、弘心,慈悲充滿。

換句話說,慈心觀的修行方法,首重次第性。「一方充滿」即以自己為慈心的對象,據《清淨道論》所載:先對自己修慈,以「保持我無怨、無害、無惱、有樂。」[49]四句偈進行慈心的假想觀,屢屢修習;「如是二方、三方、四方、上、下,一切世間,心與慈俱,無怨、無憎、無恚」則是進而以所敬愛的的人、所關心的人、進而所憎惡的人、再擴及一切十方有情眾生,願其無怨、無害、無惱、常懷快樂。

此外,《解脫道論》 將瞋行人分為利根與鈍根,分別有不同的方法:「瞋行人,謂鈍根、利根。為鈍根瞋恚行人,修四無量,是其瞋恚對治,是所應教行,修

得除瞋;利根瞋恚行人,以智增長修行勝處,是所教修得除瞋。」[50]

  《解脫道論》卷1:「以不瞋恚斷滅瞋恚。……以智斷無明。」[51]

  鈍根瞋行人修四無量的慈心觀,上文已略述,然何者為利根瞋行人修智慧呢?《解脫道論》卷18解釋道:「若人有智慧而猶起忿恨,如人故食雜毒。何以故?……如人為毒蛇所嚙,自有毒藥而不肯服,彼人可知樂苦,不樂樂。如是比丘,若忿恨起不速制伏,彼比丘可知樂苦不樂樂。何故從此忿恨最為可畏。復次當觀忿恨,忿恨者為怨家所笑,為親友慚愧,雖有深德復被輕賤。……我此忍辱是作聖行,我有瞋恚令無瞋恚……我有智慧。此忍辱是智慧處。」[52]有智慧的人知道瞋恚是毒物,最為可畏,因此當瞋心起時,即以智慧制伏,觀想自己若瞋怒會為怨家所恥笑,令親友慚愧,破壞德行,為人輕賤,因為如此觀想,所以能行忍辱,令已生之瞋恚消除,這才是智慧,所以忍辱即是智慧行,此是非常不容易之行為,只有智者能為!

鈍根修慈心,利根修智慧,當智慧、慈悲增長時,心中法喜充滿,煩惱就不起,安住於法,不再為境所遷,瞋恚自然消除。

 

七.結論──成為自己的主人

  瞋行人常衝動造業,其實脆弱如逆風之柳,身不由己,受習性與欲望牽引,而不知起恚瞋人時,地獄之門已大開!

  從正知正念到接近善知識等,瞋行人當在生活實踐佛法理念時時不敢掉以輕心,處處以佛法來牽制自己的瞋心,不斷反省自己,而非指責別人,因為學會以智慧洞察因緣後,便自知道若再隨意起心動念,瞋恚傷人,下地獄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學會慈悲包容別人,是瞋行人智慧生起之時,原諒苦惱的眾生,不知道無常無我,難免有煩惱,偶而起了瞋念,做錯了事,正需要別人的包容,依《清淨道論》所載:「世尊指示此理:『以心遍察一切的方向,不見有比自己的可愛,他人都是愛他自己的,愛自己的不要害他人。』」[53]為斷瞋恚而努力者,當知世尊告誡:「對於忿者即還之以忿者,他的惡尤過於那忿的人;對於忿者而不還以忿者,他能戰勝那難勝的戰爭。若見他人怒,具念寂靜者,對於自與他,兩者都有利。」[54]若瞋行人能修慈悲心,及以智慧了解有情眾生,需要別人的原諒與幫助,就像自己也需要別人的寬恕,他就能行忍辱,幫助別人也成就自己,照顧心中的蓮花,走出瞋恚的制約,成為自己生命真正的主人。

 

八.參考資料

原典資料──

 

一.經典:

《中阿含經》,CBATAT1

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長阿含經CBATAT1

雜阿含經CBATAT2

瞿曇僧伽提婆譯,《增壹阿含經》CBATAT2

 

二.論典:

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

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CBATAT32

 

其他資料──

 

一.專書:

楊郁文著,《阿含要略》,法鼓文化出版2003.3三版。

中村元著,釋見憨譯,《原始佛教:其思想與生活》,香光書香出版社,1995.9

 

二.論文:

釋開弘著,《五蓋之研究──以<四阿含經>、<五尼柯耶>為主》碩士論文

 

三.百科全書:

《中華百科全書》藍吉富主編,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台南縣,1994.1

 

四.字典:

《佛光大辭典》慈怡主編,光碟版,佛光出版社,高雄市,1998

 

 



[1] 以上引用自于凌波,原始佛教基本教理的探討p187,高雄市,妙林雜誌社,89.8

[2]以上錄自《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第九冊,p.5916,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1994.1

[3]見《清淨道論》華宇版出版前言網站,2004.9.24http://nt.med.ncku.edu.tw/biochem/lsn/Tipitaka/Post-Canon/Visuddhimagga/universal-publication.htm

[4] 同上,其引用自《佛典解題事典》,p122

[5]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p1,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

[6] 覺音尊者著,葉均譯,《清淨道論》,p103,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

[7] 同上,《清淨道論》〈說取業處品〉pp103104 ,談及《解脫道論》指出,也可再由貪與瞋痴組合四種、由信再組合四種,加上前六種,共十四種。即貪瞋行、貪痴行、瞋痴行、貪瞋痴行;信覺行、信尋行、覺尋行、信覺尋行。

[8]同上,《清淨道論》〈說取業處品〉p104

[9]同上,《清淨道論》〈說取業處品〉p104

[10]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pp104~105

[11]見《清淨道論》中引用優娑曇結頓(ussadakittana 增盛說)的解說指出:「解盛說」在異熟論中(vipAkakathayam)。

[12]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pp106~108

 

[13]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p108

 

[14]此段文字引用自 《佛光大辭典》光碟版慈怡主編,p6114佛光出版社,高雄市,1998

[15]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長阿含經》8 T1 p50a:「如來謂三不善根。一者貪欲,二者瞋恚,三者愚癡。

[16]此段文字引用自 《佛光大辭典》光碟版慈怡主編,p6114佛光出版社,高雄市,1998

[17]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19九法品T26p446a

[18] 中村元著,釋見憨譯,《原始佛教其思想與生活》引自SN270273(相應部)的資料,香光書香出版社,1995.9

[19]雜阿含經27T2192b

[20]引自《中阿含經》卷50T1p746a

[21]引自《佛光大辭典》光碟版慈怡主編.p941,佛光出版社,高雄市,1998。此四句話出自「小隨煩惱」中對瞋相的形容。小隨煩惱又名小煩惱地法。梵語 Paritta-kleca-bhumika-dharmah。據雜阿毘曇心論 (2) T28, p0881c記載:「煩惱大地今當說:『忿恨誑慳嫉,惱諂覆高害,如此諸煩惱,說為小大地』於饒益不饒益應作不作非作反作。瞋相續生名為忿。於可欲不可欲應作不作非作反作。忿相續生名為恨。為欺彼故現承事相名為誑。於財法惜著名為慳。於他利養恭敬名譽功德不忍心忌名為嫉。不欲事會所欲事乖思惟心熱名為惱。覆藏自性曲順時宜名為諂。為名利故自隱過惡名為覆。方他性族財富色力梵行持戒智慧正業心自舉恃名為高。欲逼迫他名為害。此十法說小煩惱大地。

 《佛光大辭典》解釋上記十種之中,忿、覆、慳、嫉等四者,與無慚、惛沉等六者,共攝於十纏;其餘之惱、害等六種,稱為六垢。又覆、慳、誑、憍等四者為貪之等流,忿、嫉、害、恨等四者為瞋之等流,惱為見取之等流,諂為諸見之等流。

[22]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p104

[23]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卷3T32p409c

[24]東晋瞿曇僧伽提婆譯,增一阿含經卷十四,T2p619c

[25]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p108

[26]《中阿含經》卷30T1p618a

[27]雜阿含經42T2p307b

[28],《中阿含經》卷52T1p753c

[29]雜阿含經35T2p251c

[30]《中阿含經大品教曇彌經》卷30T1p618b

[31]《中阿含經大品教曇彌經第十四》卷30T1p618b

[32]引自釋開弘,《五蓋之研究──以〈四阿含經〉、〈五尼柯耶〉為主》碩士論文,1995.6p70

[33]中阿含經》卷23T1p577c

[34]中阿含經15T1p519b

[35]中阿含經》卷15T1p519a

[36]中阿含經15 T1p520a

[37]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長阿含經》卷8T1p51c

[38]雜阿含經42T2p307b

[39]《雜阿含經》卷14T2p96b

[40]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長阿含經》卷5T1p36b

[41]中阿含經》卷5T1p454b

[42]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月初版,p109

[43]《中阿含經》卷60T1p807a

[44]見楊郁文,《阿含要略》,p206,法鼓文化,20033月三版。

[45]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長阿含經8T1p50c

[46]瞿曇僧伽提婆譯,增壹阿含經》卷23T2p667c

[47]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卷8T32p437a

[48]引自釋開弘,五蓋之研究──以〈四阿含經〉、〈五尼柯耶〉為主碩士論文,p891995.6

[49]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初版,p145

[50]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 (3) T32, p0412b

[51]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 (1) T32, p0400c

[52]阿羅漢優波底沙造,南朝梁代僧伽婆羅譯,《解脫道論》 (8) T32, p0435b

[53]覺音尊者,葉均譯,《清淨道論》,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79.12初版,p146

[54] 同上